Miracle鸦呀呀呀呀

丢脑洞的地方 请自便
拥护大团圆结局的悲观主义者


存粮不老歌:http://bulaoge.net/?lovsuffering

可以的话,请和我说句话吧?

【BVS/TSN】【Lex/Eduardo】【ME】Lex被Eduardo拒绝了三次,一次没有(3)

(1)

(2)


阅读警告:

BVS&TSN crossover

Lex&Mark为异姓双胞胎,父母离异

没有超级英雄AU

Lex拉郎Eduardo,隐ME,3P可能?

人物OOC

有肉?


如果以上都接受,请继续


事后回想诉讼期间的那段日子,Eduardo竟不觉得过于难熬。

Lex友情提供的律师团如他本人所形容的一样凶残,他们甚至不需要Eduardo本人出席听证会,便会穷凶极恶的抓着Mark留下的小辫子不放——或许对于Mark这一方而言,那才是段噩梦般的日子吧?

不必去忧虑诉讼,合同一类的糟心事,Eduardo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思考他和Mark之间的问题。在这件事上,掌握着一整个帝国的Lex并没有过多的参与进Mark讨伐小组讨论会里——他只不过从来没有把那个被妈妈溺爱长大弟弟当成过真正的威胁罢了。而在真正的沉下心之后,Eduardo心情复杂的发现,最终导致他和Mark默然的坐在谈判桌两侧的罪魁或是不在于Sean,也不在于Mark将公司搬去了加州,只不过在Mark眼里,他不如Facebook重要而已。

说实话,这并不是一个那么难以接受的现实,就像Eduardo从来不会傻到去问Lex我和LexCorp比起来哪个更重要一样。从商人的角度来讲,作为CEO的Mark只不过用自己的手段清除了一个可能会给公司带来威胁的大股东而已——就连Jobs都可以被苹果扫地出门,随意冻结Facebook账户的Eduardo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委屈值得伸张。

但作为自以为Mark不可取代的挚友的角度,作为对着Mark一直含着不可告人的隐瞒想法的单恋者角度,Eduardo实在无法那么公平公正的去和Mark好聚好散。

这不仅仅是背叛,Eduardo看着照片上Mark不耐烦的侧脸想到,这是对于我太过于自以为是的惩罚。

 

 “你总是叫Mark不懂事的小混蛋,”诉讼结束的当晚,Eduardo主动提出答谢Lex的晚餐上,巴西人放下刀叉后突然开口说道,“但在你眼里,我其实和Mark并没有差别吧?”

“你不都叫我‘爸爸’了吗?”Lex慢条斯理的放下拭唇的餐巾,似笑非笑的抬起头问道,“那还问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

被挖出黑历史的Eduardo差点呛的将口中的香槟捧出来,他强忍着尴尬继续追问道,“那只是口误而已……不过我以为你对‘不懂事的小混蛋’完全没有兴趣?”

“嗯?”Lex晃了晃手中的香槟,好整以暇的靠在椅子上看着对面甚至有些坐立不安的Eduardo,“你想听到什么样的答案?”

“你是怎么想的?”在Lex暧昧的视线下,Eduardo抿了抿唇,硬着头皮继续说道,“我想听真话。”

“Edu,这可不是个好问题。”Lex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身体微微前倾,锁住Eduardo的目光就好像发现猎物的蛇一样闪烁着光芒,“你知道合格的商人从不讲真话,以及,”Lex的左手悄悄的覆上了Eduardo依然停留在餐刀上的手指,“没有利益的事情不做。”

“既然你这么想从我这里听到真话,Edu,不付出一点代价可是不行的啊。”

没有勇气再次对上大魔王的双眼,Eduardo垂下头看着Lex把玩着自己右手的手指,“LexCrop在哈佛的招聘会……我投了简历。”

“唔,”听到这里,Lex收回了纠缠在Eduardo指缝的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么说来,你还是看不起LexCorp首席财政官的职位对吧?”

“Lex!”被反复捉弄的Eduardo终于有些恼羞成怒,他盯着面前理应和他一般大的男人低声叫到,“你明知道不是……”

“Edu,我早就告诉过你了啊。”Lex突然伸出手堵住了Eduardo尚在张合的嘴唇,身子微微前倾,Eduardo被不由自主的压在了座椅上,呆呆的看着那双深褐色的眼眸里只映照出他一个人的身影,“我对Mark迷恋的人一见钟情了。”

最后一句话的气息消失在Eduardo还来不及合上的双唇之间。

 

 


这篇文终于完结了!

这大概是我更文速度最快的一次了,感动的痛哭流涕。

就像我在上一次更新里面说的那样,还会有两个衍生文,Mark视角和Lex视角的,把一些遗留问题给解释清楚,然后还会有一篇你们嚷嚷了很久的爸爸车……我在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肉番我估计会搬到SY去,因为Lofter已经锁了我很多肉了,我不想再被吊销执照了,学生卡心好累。到时候会在lofter放链接的~

另外我觉得莱总的性格太强势,导致我真的琢磨不好花朵,完完全全被压制下去了……所以我可能重开花朵视角的后续?但具体写什么还没想好,欢迎大家点梗就是了,这样一两千字的小短文真的非常我喜

那么就是这样啦,谢谢一直看到这里的你们,下篇文再见啦


贴两段下一篇要更新的衍生文“Mark有三个秘密,Eduardo一个都不知道”:

 

Mark有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邮箱——哈佛连换了三任的信息主管也不知道——他大学时使用的那个域名markzuck@harvard.edu的邮箱,即使毕业数年之后依然可以使用——当然,他使了一点无伤大雅的小技巧让这件事不那么引人注目。

大概五十多页的已发信息界面,收件人永远只有一个:edusaverin@harvard.edu

但是Eduardo不知道。

所以他大概也不会有什么机会再打开这个邮箱发现某个亿万富翁似乎一个不小心把他的收信箱当成了日记本,每天不断的寄来一些莫名其妙的只言片语,就像他们在大学时做得那样。

就像一切结束之前那样。

 


诉讼结束不久后,Mark某次从办公室睡醒发现自己身上披了一件黑色的休闲西装外套,一时间,他惊的几乎整个人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原本枕在手臂下得电脑直接滑到了地上,连带着桌子上的东西噼里啪啦摔了一地。但Mark依然急冲冲的朝门口的方向冲去,苍白的脸上带着奇异的红晕,直到没有穿着外套的Chris打开门走了进来。

Mark把嘴里几乎叫出来的名字吞了进去,因为他发现,披在他身上的那件外套和Chris穿着的西装裤是一套。

 

*美国大学在入学后会给每个学生分配一个edu结尾的邮箱,大部分学校会在学生毕业后收回这个邮箱。


评论(16)
热度(66)

© Miracle鸦呀呀呀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