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鸦呀呀呀呀

丢脑洞的地方 请自便
拥护大团圆结局的悲观主义者


存粮不老歌:http://bulaoge.net/?lovsuffering

可以的话,请和我说句话吧?

【智取威虎山】【九八/八九】做个好人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眼瘸还智硬……百度百科都能看走眼我也是醉了……我给让九爷早死了十年我是傻QAQ

稍,稍微改过了了……QAQ

我是傻,我真傻,真的……





突然降下的大雪遮住了所有的痕迹,乱作的狂风又让人没法出去寻路,和大部队失去了联系的杨子荣没有法子,只好拖着一直臭着一张脸的老八暂时躲进了附件废旧的农舍里。

进了屋子,杨子荣脱下了厚重的皮制手套,寻着屋子里的废旧木头堆成了一堆,勉勉强强挡出了风口打开的门。等他收拾完这一切一回头就看见老八背着个脑门子冲着他,脸黑得跟抹了煤炭似的。杨子荣一看乐了,也不在意对方那张嫌恶的脸,脱下帽子就做到了老八身边,“怎么着,还恨我呢?”

“妈了个八子,老子不想给你说话,滚远点。”老八一看杨子荣居然凑了过来,跟踩了尾巴的土狗一样跳得八丈高,手舞足蹈的就要把对方推到地上去。

“嘿嘿嘿,得了得了,意思意思就行了啊。”杨子荣一边慢条斯理的说着话,一边从怀里掏出一把枪抵在老八脑门子上,“忘记教训了啊?”

老八虽然恨杨子荣恨的吃他肉喝他血,但他也被杨子荣给打服气了——从被绑回来的那晚就开始闹的老八被杨子荣从头到脚收拾了遍,闹的最凶的那几天,除了脸上还紧着皮有几块光生的,杨子荣就没让他身上干净的好受过。

其实对于威虎山的土匪203本来打算怀柔收编的,可杨子荣一句话就把老八拉入了深渊。他对203说,“这些个不长脑子的二愣子,就只能打,把他打服气咯,他自然就听话了。”

就因为这句话,203再没管过杨子荣收编威虎山土匪一事,自然也就不知道这看上去人模狗样的杨子荣居然当着他的眼皮子“虐囚”。

所以说,就是老八再怎么憎恶杨子荣,他看到杨子荣虎着脸,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腿软。

“这么说吧,老八,”看着老八老实了下来,杨子荣把枪揣进自己怀里,理了理帽子上积满的大雪,“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但是没办法啊,想要处理掉坏人,你就只能比坏人还坏。”

他说这话的时候正把全是绒毛的皮帽往脑袋上带,耷拉下来的两片护耳太厚,让老八有些听不清那个男人到底在说些什么。

“所以我成了一个坏人,一个坏的头顶流脓脚底长疮的大恶人,但是哪有怎么样,老子做这个恶人做的开心,做的问心无愧!”杨子荣套上了帽子,转过头来朝着老八挑起了眉,大团的热气随着他响亮的声音一起喷涌而出,一时间到让人看不真切他得表情。但老八却看见了,看见了杨子荣眼中带着的神采——是老八从未在山里见过的,也是他第一眼就喜欢上的精神气。

老八被他堵的有些说不出话,他想说如果不是你个娘西皮来捣乱,老子做威虎山八大金刚也他娘的做的挺开心的,又想说妈了个蛋做恶人还做的问心无愧,唬谁呢你。

但是他最终一句话也没能说出口。

半天没得到回应的杨子荣冲着老八笑了笑,他原本也没指望这愣子能理解他说的话,于是他只是拢了拢衣襟便继续沉默的坐着。

过了一会,就算是堵住了门口,这四处漏风的破木屋也半点不保暖,原本冷酷的保持着和杨子荣泾渭分明的三八线的老八也扛不住这份寒意,忍不住一点一点的往身边最近的热源蹭过去。

看着别扭的跟只猫仔一样的老八,杨子荣嘴角仍不住挂上了灿烂的欠揍的笑,也不等对方蹭过来,他扯开厚重的袄子,一把就把因为寒意缩成一团的某人搂了过来。

“诶诶,挣啥,挣啥,大老爷们的,也不是老娘们,抱一抱取个暖咋啦?”杨子荣一边不正经的冲着近在咫尺的老八笑道,一边抖了抖着他得皮袄子,把怀里不断挣扎的人的裹的更紧,半点风也不让溜进来。

整个人被杨子荣搂在怀里的老八别扭的整张脸都红了,但听到杨子荣的话又不甘不愿的消停了下来——要是再,再挣下去,不就真成老娘们了?八爷我盒子炮硬着呢,才不做娘们。

再说了,这见鬼的大雪天,也不知道啥时候才是个头,两个人抱着,就算抱着的这个是个反水的共跳水线子,也总比一个人裹着袍子冻死的强。

心里瞬间翻出千万个理由给现在尴尬的情形做解释,老八想着想着反到名正言顺起来了。他甚至得寸进尺的往杨子荣怀里缩了缩,连露出了的脖子一起藏进了那又厚又结实的皮袄里。

杨子荣失笑的看着整个人懒洋洋的蜷缩成一个球的老八,也没说什么。僵着手从兜里小心翼翼的掏出半支烟,也不点着,就那么叼在嘴里闭上了眼。

两个人相依为命的抱着,远远看去鼓囊起灰溜溜的一大团,竟是分不出谁是谁了。

“老八,你做个好人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当在老八靠着杨子荣温热的体温迷迷糊糊的快睡过去的,一句轻声的耳语将老八整个人都惊醒了。然而等他一睁眼,杨子荣那张在他心里被划烂无数次的脸放大了几十倍的出现在眼前,吓的他整个人手忙脚乱的往外跳,完全忘了两人就在炕的边缘搂着,一个不小心连滚带爬的从炕上摔了下去。

“妈的……你他妈说啥?”

把威虎山八大金刚的脸都丢尽的八爷跳着脚从地上爬了起来,也不管笑的前仰后翻的杨子荣,脸红的跟个刚出嫁的小闺女似的,伸进怀里就要掏枪,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枪早就被没收了。

“哈哈哈哈哈哈,老八啊老八,我早就说过,你还真是个宝!”

“去你妈的,你他妈才是宝器!管你八路还是九路,八爷我今天一定要把你给办了!大不了同归于尽!”

“得了,得了,”杨子荣抹了一把眼角笑出来的泪花,一只手攥住了老八挥过来的拳头,“雪也小了点了,看着天还没黑,咱们还是赶紧上路去找203他们吧。”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把老八伸过来踹他的脚扫到一边

“对了,”把堆起来挡风的杂物一脚提到一边,杨子荣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身来,把跨在背上的鸟杆子枪一把扔了过来,“你先拿着吧,万一出去遇见个老虎土匪啥的,还能使着报个信。”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说话的对象是名震大半个牡丹江的前威虎山八爷,杨子荣带着笑嘱咐道,然后就转过身,揣着手走了出去。

老八看着那个男人一步一个脚印踩在雪里,明明不算单薄的身影却被漫天的大雪掩盖的看不清棱角。他心里一瞬间涌上的情绪太多,像是突然有些悟了,又像是突然有些不明白。

他杵着抢在屋子里站了不知道多久,久到原本把身影模糊进风雪里的人无奈的折返过来找他,抢过他身边的鸟杆子抢,抓住冻的失去知觉的左手,一声不吭的拉着他往回走。

大雪山里,老九拉着老八的手,一不小心把分开的两排脚印走成了一竖。

 

1947年2月23日,杨子荣在追歼顽匪郑三炮、丁焕章时,因严寒,其手枪枪栓冻结,不能击发,被敌弹击中,不幸牺牲,时年30岁。

同年,被编收威虎山悍匪正式加入杨子荣排,因为其对牡丹江一代匪徒和地形的了解,为往后的平匪事业做出巨大贡献。

1955年2月6日,东北军侦察排杨子荣排排长,铁锁牺牲。

至此,林海雪原的故事,老八老九的故事,再没人提及。

 

 

 

关于杨子荣最后牺牲那段话我是直接从百度百科摘过来的……度娘官话说的真漂亮我也懒得改了_(:з)∠)_

依然OOC 我就不谢罪了 反正我最擅长的就是OOC【【【【

老八被杨子荣这个老流氓吓傻了啊!来人啊!报警啊!报告203啊!杨子荣明目张胆的吃老八豆腐啊!还有没有王法了!


评论(9)
热度(45)
  1. 不老少年Miracle鸦呀呀呀呀 转载了此文字

© Miracle鸦呀呀呀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