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鸦呀呀呀呀

丢脑洞的地方 请自便
拥护大团圆结局的悲观主义者


存粮不老歌:http://bulaoge.net/?lovsuffering

可以的话,请和我说句话吧?

【美国队长】【盾冬】【PWP】蜜制老冰棍(17)

第十七篇 What has been changed 【公主抱梗】【角色扮演梗】 /NC17 PWP


像是被指引着一般,罗杰斯刚下飞机后第一眼就看见了巴恩斯。
神盾局的停机坪豪华的足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空军基地无地自容,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让老是用各种理由克扣队长的神盾局长无地自容——如果他知道这四个字怎么写的话的。在和巴恩斯的目光对上的一瞬间,罗杰斯走出机舱的脚步渐渐停了下来,他看见仰着头的黑发男人缓缓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无比自然的微笑,张合的唇无声却清晰的表达着一个意思:Welcome Back
他回来了。
那一瞬间,罗杰斯的脑海里蹦出了这个念头,随着这个认知一起涌上心头的是无尽的狂喜,而在下一刻,这份冲动让一向冷静的美国队长竟然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拉着扶手从高高的平台跳了下去。当他在巴恩斯身边站稳的同时,一双冰冷的手将他拉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罗杰斯微笑着伸出手揽住了对方的腰。
"Welcome Back, Steve." 低沉的声音在罗杰斯的耳边响起,垂在颈边的黑发蹭的队长有些发痒,他闭了闭眼,紧了紧环住对方腰际的手,用着同样的耳语回应道:
"Yeah...You too."
Welcome back, my love.


弗瑞的黑脸让巴恩斯保持了一路的好心情,他维持着唇角上扬的弧度直到罗杰斯放开两人相牵的手去掏钥匙开门。巴恩斯靠在门边看着低下头开门的男人,低垂的睫毛轻轻扇动着,贴身的衣服勾勒出细腻的线条,阳光从他身后的窗子里照进来,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如同米开朗基罗手下的艺术品一样完美。
这样完美的男人是属于他的,巴恩斯愉快的想到,然而这样愉快的心情却在罗杰斯抬起头的来一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他在难过。虽然罗杰斯依然带着他迷人的微笑,但整张脸看上去僵硬的像张苍白的面具,巴恩斯能够感觉到,虽然那双湛蓝的眼睛一瞬不移的看着他,但它们的焦距却落在了更远的地方。
“你在想什么?”巴恩斯有些不悦的把罗杰斯推进了屋子里,“你在想什么?”他抬起罗杰斯的下巴迫使他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深棕色的双眼的牢牢的对上的浅蓝色的那双,眼中燃着炙热的情绪。
“Bucky……”与巴恩斯有些过激的反应不同,罗杰斯几乎颤抖着伸出手抚上了巴恩斯的脸庞,“Bucky……”他反复的念叨着这个单词,好像现在的他的脑子只能对这几个字母的组合做出反应一样。
听清罗杰斯的声音,巴恩斯眉眼间的不满渐渐消去,他松开了捏着对方下巴的动作——对比自己高好几厘米的人来说,挑下巴可不如它看起来轻松——他微微向前倾,用额头抵着额头的亲密姿势调笑道:"Who the hell is Bucky?"
“Bucky!”显然这句回答不是队长心目中的标准答案(甚至可能是负分项),罗杰斯有些不满的叫了起来。而对于队长的警告,冬日战士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甚至更加过分的缩短了两个人的距离,几乎唇贴着唇的用低哑的嗓音吐出几个迷糊的字眼:“我们必须得把时间浪费在互叫名字上面吗?Steve?你不想……做些更棒的事?”
“啊哦……”被挑逗的呼吸不稳的罗杰斯有些艰难的稳住自己的理智,固定住在两人身上到处点火的手,一字一句的说到:“你想起来了吗?所有的一切?”
“唔……”巴恩斯扭了扭被队长牢牢抓住的手腕,发现丝毫没有摆脱的办法后自顾自的低下头把脸埋入罗杰斯的脖颈,用舌头和牙齿毫不讲理的舔弄了起来,留下一串亮晶晶水漉漉的痕迹,“也不是全部……唔……一部分吧……嗯……”
“至少,我爱你这件事情,我很确定。”
罗杰斯原本就被挑逗的颤栗的身体在巴恩斯含住他的喉结模模糊糊的说出这句话后,无法抑制的达到了高潮——
“哇哦,”感觉到两人紧贴的胯间传来一阵湿润,原本认真的啃着队长脖颈的巴恩斯抬起了头,眨了眨眼睛,努力克制嘴角忍不住上扬的弧度,“挺快的?唔……等一下!你在干嘛!”
对着那张因为忍笑而显得有些滑稽的脸,队长眯起了眼睛,心头和下身同时燃气一团火焰。他冲着有些得意的人挑了挑眉,猛的弯下腰将对方整个人抱在了怀里——一手扶着腰,一手揽着腿,不能再标准的公主抱。
“罗杰斯!!!”猛的悬空的失重感让巴恩斯别无选择的搂住了罗杰斯的肩膀,好不容易稳定了身形之后,他却发现被捁住的腿和腰几乎让他整个人像是被钉住一般固定在了金发男人的怀里,而更让他恼火的是,把格斗技用到他身上的男人无视了他所有的抗议和威胁,毫无顾忌的朝着卧室走去,“你他妈最好现在把我放下来!斯蒂夫•罗杰斯!”
“申请驳回,巴恩斯中士,”一脚踢开了卧室的门,罗杰斯把巴恩斯抱了床前,“现在,请听Captain的命令。”
“去你……靠!”被罗杰斯明显戏谑的语气惹的怒气冲冲的巴恩斯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整个人被抛了起来,随后重重的落在了软绵绵的大床上,重力和速度的作用让他整个人深陷在床垫之中,身体有一瞬间的失灵,而这种感觉在某只大型金毛犬压上来后更加明显了,“唔……你给我下去,罗杰斯!”被突如其来的重量压的有点头晕眼花的巴恩斯咬牙切齿的从嘴里蹦出这么句话。
“我想我必须得重新教导你军中的礼节了,中士,”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巴恩斯的怒目而视,罗杰斯把手撑在黑色脑袋的两侧,把巴恩斯整个人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之下,他微微昂着头,用着captain的语气说道,“第一条,叫我长官。”
“What the fuck?!”完全没弄清楚状况的巴恩斯有些茫然的叫了出来,但很快罗杰斯就帮他搞清楚了“状况”。
“第二条,无条件服从命令,”队长继续自顾自的说到,说完这句话后,他收回了压制着巴恩斯的手,往后坐在了一旁,炙热的目光在巴恩斯的身上来回巡视,发出命令的声音也被压的低哑,“现在,脱下你的衣服,中士,我需要详细的检查。”
“啊,哦……”被罗杰斯的目光惹的同样燥热的起来的巴恩斯咽了咽唾沫,他顺着罗杰斯留出的空间坐了起来,像是被蛊惑般的,他甩开了那件皮夹克,露出了闪烁着冰冷光芒的左手以及白皙的右臂。
“继续,一件不剩。”罗杰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表情严肃的像是接受士兵报告的长官,可惜他沙哑的声音和燃着火焰的双眼毫无疑问的出卖了他。
“是的,长官。”巴恩斯渐渐适应这场单方面发起的游戏,向来喜欢挑战的他很快进入了角色。用双手缓慢的捞起棉质T恤的下摆,一点一点的让自己的身体暴露在罗杰斯如有实质的目光下,恍惚之间,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他甚至可以听到对方吞咽唾沫的声音,以及喉管不由自主发出的,难耐的呻吟。
“有问题吗?长官。”无师自通的表演了一场简单却极其惹火的脱衣秀,巴恩斯满意的看着对方几乎涨红的脸色和明显急促的呼吸,他往后靠了靠,勾起笑容挑衅的问道。
“我想你没有听清楚我的命令,”罗杰斯几乎赞叹般的用眼神膜拜着巴恩斯的身体,纵然紧握的拳头爆出的青筋说明了他远不如表面上看起来的平静,他依然坚持着两个人的游戏规则,“我说,一件不剩。”说到这里,目光意有所指的扫向了巴恩斯盘在一起的双腿。
“我明白了。”巴恩斯麻利的站了起来,十分干脆的解开了裤头的细绳,连着内裤一起,身上的最后一件遮盖物被直接退到了脚踝的位置,在他抬起腿把裤子蹬到一边的时候,胯间早已肿胀的火热直挺挺的在罗杰斯的眼前晃动,他甚至能够很清楚的看到那根深红色的肉棒顶端分泌出的亮晶晶的浊液——简直像宝石一样漂亮。
“靠近我,中士,”罗杰斯冲着低垂着头看着他的巴恩斯伸出了手,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到,“我需要详•细•检•查。”
听到这句话后,如同老实听话的士兵一样,巴恩斯默默无声的走到了罗杰斯身前,弯下腿直接坐到了队长的身上,两条腿像蛇一样盘上了罗杰斯的腰,双手环住了呼吸逐渐加重的男人的脖颈,被一团火热顶着的臀部还坏心眼的蹭了蹭,“足够近了吗,长官?”
   “呼……呼……”罗杰斯几乎快把一生的自制力都用上了,他从鼻子里呼出沉重的浊气,身体随着巴恩斯毫无掩饰的挑逗发出了阵阵颤栗,“是的……是的……做的很好,士兵……”一边嘶哑着声音发出低沉的赞叹,一边抓住了巴恩斯的后颈发,逼迫原本埋首在他脖颈间舔弄的男人抬起头来。罗杰斯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猛的仰起头擒住了对方红润的唇,粗暴的撬开了牙齿,霸道的舌头肆无忌惮的争夺着巴恩斯嘴里的空气,从齿缝到上颚再到喉间的小舌,他感觉到交缠间罗杰斯毫不留情咬破了他的唇角,铁锈味顺着到处横行的舌头弥漫了整个口腔,牙齿与牙齿碰撞,舌尖与舌尖起舞——或者说被迫缠绕着回应——缺氧和反呕的不适感融合在一起,一种几乎被拆分入腹的压迫感紧紧笼罩着巴恩斯。
“别急,士兵,”等到罗杰斯放开巴恩斯被啃咬的红肿且带着血丝的嘴唇的时候,巴恩斯几乎以为自己已经死于窒息,“这只是第一步。”这么说着,罗杰斯原本紧紧扣住对方腰间的手开始灵活的游走,他深知巴恩斯所有的敏感点,知道轻弹左乳会让他浑身战栗,知道在腹部画圈会让他忘记呼吸,知道在他的大腿内侧制造些青紫的痕迹会让他更加激动——这些往日缠绵的手段被更加直接粗暴的方式使用出来,不只是巴恩斯,罗杰斯的喘息中也带上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兴奋。
就在罗杰斯再一次用嘴剥夺了对方呼吸的权利,双手肆意的揉搓着对方胸前的两点的时候,巴恩斯不断被队长的小腹磨蹭的挺立终于释放了出来。
“检查结果,身体十分健康。”瘫在罗杰斯怀里平缓呼吸的巴恩斯毫无形象的翻了一个白眼——这个老混蛋果然是在记刚才的仇。
“接下来是机密检查,士兵。”罗杰斯用手沾起腹间的米白色浓稠液体伸向了巴恩斯的后方,他甚至故意略微低下头,贴着对方的耳朵低声说道“总会有不少士兵试图通过这种愚蠢的方式带走一些资料,我希望你并不是其中之一。”低哑的嗓音配着一本正经的语气,还带着美国队长特有的说话方式,巴恩斯几乎立刻有了反应——不论是心理还是生理。
带着精液的两根手指毫无障碍的操开了巴恩斯的后穴,随着队长的深入,热情的肉壁不断贴着他的指头打着招呼,亲密而甜蜜的收缩着,精液和指头的动作让原本就湿淋淋的后穴变得更加狼藉,不断的随着抽插发出煽情的声音。
真是,太他妈的,厉害了。
巴恩斯咬着牙大力的抱住罗杰斯的脖子,交缠的双腿被身后的动作弄得不断摩擦收紧,一声又一声高昂的呻吟伴随着低沉的喘息从他微张的口中倾泻而出。
这个男人只是用手指就快让他射出来了。
被情欲点燃的大脑迷迷糊糊的蹦出这个念头,随后不断深入的手指要命的戳住了他身体中最神秘的那处,口中无法抑制的尖叫给了罗杰斯继续进攻的信号,就在这样接连不断的攻势下,巴恩斯只能颤抖着在队长怀里丢盔弃甲——第二次。
“看起来你还没来得及做蠢事,”罗杰斯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脑袋放空的巴恩斯听来格外的欠揍,但还没等他活动着左手打算把这个小肚鸡肠到没朋友的金毛禽兽一拳揍到门外,便感觉一阵翻天覆地,自己又被他牢牢的压在了身下。
罗杰斯麻利的脱掉了自己的衣裤,狰狞的凶器终于从层层叠叠的束缚中解放了出来,耀武扬威的立在罗杰斯的跨前。丝毫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仅仅几十秒,队长便已高高架起了巴恩斯因为两次射精而显得软绵绵的双腿,毫不犹豫的提枪入洞——
“FUCK!”
“FUCK!”
身体交合的一瞬间,两个人同时发出了相同的叫声,但很显然,前者因为兴奋,后者因为恼怒。
在短暂的停留了一会后,罗杰斯开始大力的挺动起腰部,不断的贯穿着身下的人。被对方的撞击弄得神魂颠倒的巴恩斯连咒骂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勉强睁开被汗水和泪水模糊的眼,迷迷糊糊的瞪着上方那个不断耸动的金色影子。
这简直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一开始就被缴械失了先机的冬日战士丝毫不是欲火中烧的美国队长的对手——他连咒骂的力气都被剥夺,更不要说那些往日里无往不利的挑衅手段了——不过这个时候再挑衅这只明显理智全无的野兽?巴恩斯又不是脑子坏掉了。
陷入无限的昏迷之前,巴恩斯脑中只闪过了一个念头:谁评价美国队长是个宽容大度,以德报怨的完美代表?有本事下班别走,他保证不打死你。

所有的金毛大胸都是邪物,为了生命安全,请保持足够的距离。以及,不要做无意义的挑衅。

评论
热度(11)

© Miracle鸦呀呀呀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