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鸦呀呀呀呀

丢脑洞的地方 请自便
拥护大团圆结局的悲观主义者


存粮不老歌:http://bulaoge.net/?lovsuffering

可以的话,请和我说句话吧?

【美国队长】【盾冬】蜜制老冰棍(12-15)

第十二篇 I'm not supposed to be the only one, but the most special one 【独居梗】/PG13  

在电视,微波炉,电脑,电磁炉等二十一世纪产品陆续阵亡在巴恩斯的手上后,罗杰斯绷着一张脸敲响了弗瑞办公室的门。
半个小时后,美国队长被要求第二天立刻起飞往以色列,和当地的复仇者们会和。至于他原本的监视任务——介于冬日战士一直以来的良好表现和高度配合,在神盾局允许的区域内,詹姆斯巴恩斯享有一切美国公民应有的权利,包括隐私权。
“三个月零七天,队长,”弗瑞靠在椅子上说到,“就算是婚假也没这么长——何况你还不是新婚。”
“我的资料上填着未婚,先生,”队长拿着任务的资料站了起来,语气有些僵硬的陈述道,“但我想,真的到了这么一天,慷慨如你——”自动门关上的前一刻,队长转过身来微微昂着头说到,“一定会让我和我的丈夫多呆一会的。”



十分钟,一群穿着黑衣的带着墨镜的大汉敲开了罗杰斯家的门。
十一分钟后,罗杰斯赶在巴基动手之前打响了家里的电话——感谢二战时普及的军用电话,巴恩斯对它倒不是那么陌生。
十五分钟后,扛着电视机,冰箱的黑衣特工们顶着冬日战士的杀气战战兢兢的进了门,在三十二度的夏天出了一身冷汗。
三十分钟后,罗杰斯家全部的电器被翻了个新,领头的光头特工几乎是打着抖教会了巴恩斯如何用遥控器开关空调。“这,这,相当于,相当于一个翻,翻译,翻译器,”特工抹了抹额头的汗水,“你得用它转换一下,‘他’才能听得懂你的话。”
三十五分钟后,罗杰斯回家了。当他回家的时候,巴恩斯毫无形象的敞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茶几上还摆着一盒开了口的牛奶,正常工作的空调呼呼的吹着冷风。
“唔,”听到开门声的巴恩斯动了动耳朵,他撑起身子歪着头看着正在换鞋的罗杰斯,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新来的大家伙挺听话的,”说完,他又想了想补充了一句,“都挺听话的。”
心情糟糕了一路的罗杰斯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他走到巴恩斯身边抬着他的下巴交换了一个甜蜜的深吻,唇舌交缠着发出黏糊糊的水声,灵活的舌缠着另一条横冲直撞的舌头,亲密无间的在两个人口腔中起舞,上颚,牙缝,舌根,甚至是喉咙深处的小舌——每一处都被细致的舔舐摩擦,带出一阵阵煽情的颤栗。
这个吻太棒了,直到结束巴恩斯还有些晕晕乎乎的回不过神。
“明天我就要去以色列了,”罗杰斯搂着他的腰把对方压倒在了沙发上,蔚蓝色的眼睛温柔的注视着身下的人,“也许三天,也许一个星期,弗瑞会派人过来收拾屋子和做饭,我会把钱包留下,你可以出去逛逛,交点朋友——你的世界不能只有我,Bucky。”
“……”巴恩斯抿了抿红润的唇,搂着对方的脖子再一次吻了上去,拒绝或者疑问的话从来没有说出口。

“……Steve,”在被队长缓慢的贯穿的一瞬间,巴恩斯抱着那颗金色的脑袋,用力的把嘴凑到他的耳边,压抑而努力的说到,“你知道,你是最特殊的一个,只有你。”
被这句话刺激的停住了呼吸的队长僵硬了一下,随即冲动的动作让被压在身下的那个人只能揪着他的头发发出破碎的呻吟了。

当然,当然,Bucky,永远不会有另外一个人像你一样,主宰了我生命全部的色彩。




第十三篇One day without Steve【独居梗 系列二】/G

等到巴恩斯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墙上时钟的指针已经指向了十一。他习惯性的向床头摸索却意外的什么也没摸到。巴恩斯转过头来眯着眼盯着空空如也的床头柜,打结的大脑终于能正常的运作了一下——好像,昨天Steve就出门了?
“啧,”想到这里,巴恩斯撇了撇嘴,随手抓了抓一头乱发,掀开被子下了床,浑身赤裸的他站在空荡荡的房间中间,偏白的身体上布满了让人面红耳赤的痕迹——罗杰斯一向热衷于用这种方式标注所属权,而巴恩斯,如果有人能有本事撕碎队长的制服的话,也丝毫不介意用这种粗暴的方法挑起情人的欲望。
说到底,这两个人在床上一向是野兽派。
十一点零五分的时候,巴恩斯从柜子里翻出一条新内裤(管他是罗杰斯的还是自己的),然后拖着步子走到衣柜前随手扯出纯白色的T恤和牛仔裤套上。
十分钟后,他从浴室走了出来,额前的头发在洗脸的时候被水汽打湿,他晃了晃脑袋坐在客厅里孤零零的等了五分钟才猛的站起来,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重新回到浴室,拿出一张干净的浴巾自己擦起来头发。
十一点半,巴恩斯准时坐到了餐桌前,弗瑞派来的人准备一顿不错的午餐——烟熏金枪鱼,鸡胸肉,还有一份看上去挺不错的布丁放在不远处,手边是一杯温热的牛奶。他伸手摸了摸牛奶的温度,瞬间失去吃饭的兴趣——巴恩斯只喝冰冻过的鲜牛奶,罗杰斯每天晨跑的时候特意买回来放在冰箱里,等到中午吃饭时冰的刚刚好的鲜牛奶。默默的把那杯仍然冒着热气的牛奶推得远远的,巴恩斯托着下巴面无表情的拿起了叉子。
吃完饭,巴恩斯稍微有些疑惑的站在客厅环顾了一圈。一般这个时候他窝在沙发上看一些穷极无聊的新闻,顺便和厨房里洗碗的罗杰斯搭上几句话,当然内容一般是:嗯,好,我知道,你十分钟前才说过这个,斯塔克告诉我的,斯塔克给我提过,斯塔克知道——最后几句是让队长随时变身的禁区,如果巴恩斯不是觉得吃的太饱想来一场不错的午间锻炼,他一般很少提。
重新回到桌前,巴恩斯把桌上的盘子捡了起来并小心翼翼的运到了水槽里。按着记忆里罗杰斯的步骤,有些迟疑的将一个盘子拎在了手里,却在下一秒听见“啪”的一声,盘子果断的碎在了机械手的两根指头下。
巴恩斯对着一手的碎片皱起了眉头,在水槽前僵硬了半天,忍着把剩下所有盘子都捏碎的冲动离开了厨房。空着的右手被刚才飞溅的瓷片划出了一道血痕,伸出舌头把渗出的血珠舔去,轻微的刺痛感让他本人一直阴郁的心情更加糟糕。
巴恩斯最后还是回到了沙发上,拿出了斯塔克友情赠送的Stark-PDA加强版——在巴恩斯一脸无辜的拿着第五个PDA的残骸来到斯塔克大厦的时候,托尼几乎抓狂的把这一款扔给了他。点开了谷歌地图,还算利落的输入了以色列,他用指腹摸了摸地图上的那个小点,低垂着眼眸。
“你在这里……”
罗杰斯离开的第一天,巴恩斯开始疑惑自己怎么可能和他分别七十年。
“明明……一天都做不到啊……”
这么嘟囔着的男人,有些沮丧的躺了下来。




第十四篇 Going outside 【独居梗 系列三】/G


冒着热气的牛奶被第五次摆到桌前,一直心情不佳的巴恩斯终于忍不住掀了桌子——凭借着机械手的力量,真正意义上的掀桌子。牛奶和玻璃渣碎了一地,淋着精心准备的水果沙拉被摔的到处都是,黏糊糊的沙拉酱让一屋子的狼藉看起来更加糟糕,至于罗杰斯最喜欢的那个水晶花瓶——感谢冬日战士敏锐的反应力,在落地前被牢牢的抓在了巴恩斯的手里。
巴恩斯将花瓶小心的放到客厅的茶几上,转过身来对着厨房的一片狼藉,紧紧的皱起了眉,眼里毫不掩盖的烦躁以及眼下浓重的黑眼圈显示着他们的主人并没有享有良好的睡眠。
这是罗杰斯离开的第三天,巴恩斯再一次失眠了。
其实对于冬日战士而言,对睡眠的需求并不是那么强烈,在过去被九头蛇要求执行保卫任务的时候,几天几夜紧绷着神经不睡觉是家常便饭,而被誉为最强兵器的冬日战士也不会有任何不适——任何影响任务的疲惫和情绪波动。但如今,也许是和平的生活,也许是被队长精心的伺候宠的过了头,紧紧是几夜的失眠便让巴恩斯烦躁不安。他紧紧的抓捏着左手,忍住一拳砸穿墙壁的冲动。
在客厅无法适从的转了几圈后,巴恩斯的视线落在了茶几上的浅灰色钱包上,包里应该有几百美元的现金,两张银行卡,一把钥匙以及一张罗杰斯手绘的周边地图——队长临走前准备的,伴随着“出门去交点朋友”的叮嘱一起留在了客厅。
在“出门”和“交点朋友”这两个词语中纠结一下,巴恩斯有些迟疑的抓起了钱包——反正在家里也没事干,干脆去买点牛奶丢在冰箱里好了。这么天真的想着的巴恩斯在打开门的一瞬间被疯狂涌动的热浪逼的退了几步,他拉了拉套在身上的棒球衫——用来遮住那只银晃晃的,过于引人注目的左手——几乎想立刻把门关上。但是一回头就看见溅了一地的牛奶和沙拉,巴恩斯最后抿了抿唇,握着门把手踏出了房门——罗杰斯说,出门看看吧,Bucky。


我想把衣服脱光。
巴恩斯站在几乎把人烤化的烈日下蹦出了第一个念头,在被路过的行人投以各种奇怪的目光后——仍每一个穿着吊带短裤的人看见在三十七摄氏度的天气下仍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怪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的目光——巴恩斯瞬间涌出了第二个念头。
我想把他们都杀掉。
在路中间被人围观了足足五分钟,本来就被炎热弄得烦躁不堪的巴恩斯几乎克制不住心中涌出的嗜血感。
他渴望着鲜血和杀戮,想要把周围这些愚蠢的家伙统统杀掉,他甚至开始计算在没有任何武器的情况下如何徒手捏断每一个人的脖子——属于冬日战士的,一直被压抑的本能折磨着巴恩斯的神智。他为这样的冲动感到羞愧,甚至恐惧,他无比厌恶着这样毫无人性的“自己”,然而那种被深植入心的本能又逼迫他脱离理智的束缚,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
我几乎快吐出来了。
我杀了那么多人,那么多人,那么多人。
他们哭着哀求我,告诉我他们远在家乡的妻儿,然后瞳孔就失去了焦距。
我杀了那么多人,那么多人,那么多人。
突然之间,巴恩斯有些手足无措的迷失在了华盛顿繁华的街头,身后的汽车不耐烦的鸣笛声,周围行人怪异的打量目光,满脸严肃摸着手枪走近的警察,陌生的高楼,苍白的天空,所有所有的一切都让巴恩斯升起一种强烈的恐惧感。他伸手摸了摸从眼角滑出的泪水,猛的转身跑了起来。他跑得很快,像是在逃避什么。
我杀了很多人,很多人,很多人。
他们有的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有的是五六十岁的老人,也有七八岁的小孩。
他们都不应该死去,至少不应该就这样死去。
被死亡光顾的人,应该是我。
我才是那个该死的人。







第十五篇 and making a decision【独居梗 系列四】【心结梗 完结】/G/原创人物注意

等巴恩斯停下的时候,他的面前是一扇贴着五花八门的海报的玻璃门。那是一家便利店,门上最新的那张海报刚好是罗杰斯最喜欢的那款牛奶的,蓝色的底白色的画,干净的如同队长每一次围着围裙站在厨房里的笑容。
这是一家还算偏僻的店,透过玻璃门往里面看去,只有一个扎着马尾的少女低着头站在收银台前,店里在没有其他客人。巴恩斯有些迟疑的握上了门把手,还没等他下定决心拉开门,原本站在收银台的少女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冲了过来。她伸出手用力的拉开大门,用着愉快的语气大声的说到:“欢迎光临!我们家的店虽然小,但是什么都有哟!”
巴恩斯看着自己被弹开的手,又看了看少女几乎发着光的眼睛,抬起脚走进了商店。如同少女说的那样,店的确不大,一眼望去就能摸清楚所有的布置,拐角处的货架适合伏击,摆在角落的冰柜和前面的食品柜是很好的隐蔽场所……该死的,他只是需要一瓶牛奶而已。
努力将脑子里第一时间浮现的信息排除,巴恩斯用力的晃了晃脑袋走向了冰柜,但身后紧跟着响起的脚步身让他皱着眉转过了身。
少女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有什么不妥的样子,努力的扬着笑容看着巴恩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客人!”
“……”巴恩斯被这种过度热情的态度弄得退了两步,虽然冬日战士一向不擅长言辞,但是这种发自内心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无力感还是第一次机涌上巴恩斯的心头。
在两个人用截然不同的两种表情僵持了一分钟后,巴恩斯沉默的转过身向冰柜走去,再也不管身后紧跟的尾巴。
身后的少女却牢记着自己的本职工作,在巴恩斯把罗杰斯常买的那款牛奶拿在手上后,清脆的声音从她不断张合的嘴里蹦了出来。
“客人你要选这款牛奶?这是我们在俄亥俄的牧场自产的牛奶,每天由飞机空运过来,整个华盛顿可以说只有我们这家店才有哟!虽然因为保质期太短的原因有很多客人不太愿意选它,但是它真的很新鲜!”
巴恩斯拎着手里的牛奶有些不适应的听着身后的少女喋喋不休,然而他越捏越紧的手却在听到少女的下一句话僵住了。
“……有一位金发的客人非常喜欢我们家的牛奶,每天早上都会赶在我们开店的时候亲自来取,而且他家离这里好像还挺远的样子。听说他买遍了华盛顿所有的牛奶,只有我们家的他的太太喝的时候会微笑呢——喝牛奶会笑听起来有点奇怪啦,但是每次这位先生说起这件事的时候,都非常开心!啊,我的意思是,我们家的牛奶真的很新鲜!”
“……谢谢。”巴恩斯用指头摸了摸牛奶罐上的标签,一直紧绷的神经瞬间松弛了下来,他转过身来非常认真的说了一句感谢,虽然依然面无表情,但五官的弧度明显的柔和了不少。
“诶……?啊,不,不用谢……”
“我要这个,可以过去结账吗?”
“哦……啊,是的!请跟我来!”
巴恩斯跟着少女身后往着收银台的方向走去,指头不断的抚摸着瓶子上的标识,然而就在少女站定在收银台前的下一秒,玻璃门被猛的推开,一个和巴恩斯一样裹住黑夹克的男人走了进来。他把双手收在怀里,低着头,只露出一双眼睛不断的打量着店里的环境,两只脚有些不安的挪动着。
“客人,请稍等……啊!”
正在结账的少女探出头来对着新来的男人叫到,却被出现在她眼前黑洞洞的枪管吓的尖叫了起来。
“不许叫!不许报警!!把钱交出来!还有吃的!”
拿着枪的男人似乎比她还紧张,他拿着枪的手甚至还在颤抖着,看似凶狠的吼叫中明显透着不安,他狰狞着向少女逼近,抬起头露出的是一张年轻而不安的脸。
“还有你!把钱包交出来!”
男人——或者说少年,有些慌张的把枪指向了直立立的站着的巴恩斯,巴恩斯的毫无反应让他更加大声的叫了起来,拿着枪的手也更加剧烈的抖了起来。
早在少年进门的时候巴恩斯就已经看出了他的打算,但他完全没有兴趣管这件事,虽然对他而言,被抢劫是一件挺新鲜的事。
“交出来!!我叫你交出来听见了吗!!!”
对着耳边的吼叫置若罔闻,巴恩斯把手上的牛奶稳稳的放在了柜台上,侧过身一个飞快的抬手便击飞了少年手中的枪,而他原本顺势踢向少年腹部的脚却在看见对方明显混着恐惧不安的年亲面孔生生的停下了。
“报警。”巴恩斯一边用货架上的线把吓的脸色苍白的少年绑了起来,一边对着仍没有回过神来的少女说到。
“啊?哦!诶……”仍沉浸刚才的情景的少女在听到巴恩斯的声音后才猛的抬起头,在她慌乱的拿起电话正准备拨打911的时候,不经意的和少年恳求的眼神撞上了。
“……报警就不用了吧……”少女缓缓的放下了电话,有些迟疑的看向了巴恩斯,“反正也没什么损失……而且,看起来他也不是故意的……应该的确是……”
“报警,”巴恩斯把捆的的牢牢实实的少年仍到一边,转过头对着少女说到,“做了错误的事情,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应该受到审判。”他的声音和表情一样冷,话里藏在更深的意思。
“但是,只要他愿意改正就可以了。”听到这里的少女似乎立刻从刚才的恍惚中回过了神,她昂起头严肃的反对道,“每个人都会犯错,但是你不能从他做了什么来判断这个人是好是坏,甚至也不是看他是出于什么原因来做这些事。一个愿意承担的人,伟大的人是会不惜一切代价来弥补自己的错误的。”
巴恩斯站在原地陷入了沉默,原本乘着最快说出这番话的少女像是想起了眼前这位是深藏不露的高人,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小声的补充道:“这是那位金发的客人给我父亲听的……如果不是因为他,我恐怕就要被赶回老家放牛了,所以……”
巴恩斯低下头看着明晃晃的牛奶罐,随后从包里掏出一张五十美元的钞票放在了柜台上。“人交给你处理,报警或者放了他,随便。”他拿起牛奶罐往店门口走去,“剩下的钱是我请他的,给他点食物。”
巴恩斯拎着牛奶重新回到阳光下的时候,被突然的光线刺的有些睁不开眼,他站在店门口眯着眼睛看着对面人来人往的街道,最终张开腿朝着反方向走去。
阳光和人群依然不适合他,但是某些工作并不是只能在阳光下进行。
“等罗杰斯回来和他商量一下吧……嗯……这条路是哪?”
决心走向正义的冬日战士迷失在了华盛顿夏日的街头。



我知道这段巴基OOC了……一不小心娘炮了……但是我不想修了……于是就……let it go好了……

评论
热度(10)

© Miracle鸦呀呀呀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