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鸦呀呀呀呀

丢脑洞的地方 请自便
拥护大团圆结局的悲观主义者


存粮不老歌:http://bulaoge.net/?lovsuffering

可以的话,请和我说句话吧?

【X战警】【狼队】【现代狼人AU】Guide me Home(未完)

狼人Logan X盲人Scott 梗来自绿提子太太 已经取得授权XDDDDD

这篇文的初期的设定是Scott十八岁 还没有遇见教授之前的状态
也就是说 这篇文初期的Scott还不是那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小队长 而是一个因为自己和别人不一样而显得敏感脆弱的普通少年
而狼叔也是那个因为生计,身世而暴躁不安的Logan
我希望看到一篇两个人共同成长的文
副CP  EC






7.3更新第一章

章一 黑背

如果你从一出生就失去观察这个世界的能力会怎么样?
痛苦?迷茫?抱怨这个世界不公平?还是坚强?不屈服?努力抗争试图改变?
在我看来,这都是毫无意义的——当你失去光明的时候,黑暗会带给你更多,而且你永远不会知道,这份来自命运的馈赠,会如何突然降临在你黑白色的世界。

那一天来临之前,我大概也是不知道的。


举行完Stone的葬礼一个月后,Alex有些忍无可忍的坐到了我的对面。
“Scott,” Alex的声音带着努力克制的柔和,“我知道你舍不得Stone,但你不能把自己困住——Stone已经过去了,但你还得继续走下去。你难道打算一辈子不出门吗?”
我缓了缓手上的动作,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我该怎么向他解释呢?
Stone不仅仅是一只导盲犬——她是我的朋友,我的亲人,我黑暗世界的路标,连接光明的唯一桥梁——这些老套的酸掉牙的话Alex不会不知道,但他却无法理解。
但他说得对,我不能把自己困住一辈子。
“我知道了,”我抬起头冲他露出一个笑容,“我会有一个新的朋友的,很快。”
Alex放在我肩头上的手紧了紧,然后猛的将我拥入怀抱,用他笨拙却唯一擅长的方式安慰我——虽然很多时候他不能完全理解,但作为我唯一的至亲,他总能第一时间察觉到我情绪的变化。
我该怎么向他解释呢?
我突然的低沉并不完全是因为Stone的离去——我只是突然感受到,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不断摸索的时候,我永远只能是一个人——而这些自寻烦恼的话Alex不会明白。
“别担心,”我最后也只能轻轻的拍打着Alex的肩膀,把头靠在他紧紧埋在我胸前的脑袋旁,“别担心。”
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样脆弱的字句能安慰的了谁。





“店长,”宠物店唯一的店员愁眉苦脸的冲着她的老板叫到,“到底该怎么处理啊?这只黑背。”
“别担心,Jean,”身穿着蓝色衬衣的男人摇着轮椅转过了身,给了对方一个温柔的笑容,轻声道,“我能感觉到,这是命运的安排。”
“…………” 
救命!店长又把以前街头算命的神棍气场拿出来了!明明说着一堆鬼话却完全无法反驳!

三天前,准时来宠物店上班的Jean发现店门口趴着一只奄奄一息的巨大的犬类,看上去是一只成年黑背,等到Jean急匆匆的跑到他身边的时候,这只看上去凶猛大型犬类已经奄奄一息了——身上到处都是狰狞的血痕,原本漂亮的皮毛变得乱七八糟,泥水和血水揉成一团,最致命的是他的胸口插着一块巨大的铁片,没被皮毛吸收的鲜血在地上蜿蜒成一片,如果不是胸膛微弱的起伏证明着他尚寸一线生机,Jean恐怕要在尖叫之前忘记把他拖回店里治疗这件事。


“欢迎光临。”
坐在收银台对账的Jean听到挂在门口的铃声抬起了头,却看见一位戴着墨镜的青年走了进来。他穿着黑色的衬衣和长裤,明明不算矮的个子却被宽大的衣衫罩的瘦小,还算俊朗的面庞有着不正常的苍白色,整个人散发着藏入角落便无人发现的阴郁感。
“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一只导盲犬,”进门便沉默不语的青年微微抬了抬头,“我需要一只导盲犬。”
“导盲犬吗?”Jean突然明白了为何这个男人一直坚持带着墨镜,她有些歉意的看了他一眼,不着痕迹的将对方引到另外一片区域,“我们店和N市最大导盲犬培育机构有合作,这里出售的导盲犬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所以请不需要担心。”
“可以的话,我并不想要金毛,”带着墨镜的青年抿了抿唇,有些僵硬的吐出了进门后的第二句话,“Stone,我以前的朋友——就是一只金毛,她才离开我,所以……”
“黑背怎么样?”正当青年有些不自在的低述的时候,一个温和的嗓音突然从后面响起,“虽然目前很少有人把生性凶猛的他们作为导盲犬,但训练有素的黑背绝对不比金毛或者拉布拉多差。甚至更加忠诚和可靠,刚好店里送来了一只试训中的黑背,假如你想尝试一下不同的犬类,我建议你选择他。”
Scott被这番话带着转过了身,虽然这毫无用处,他的眼前依然是一片黑暗
“你觉得我应该选他吗?”Scott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他固然不想要一只和Stone类似的金毛,但一只黑背显然不在他的考虑名单里面,但是和他说话的男人的声音太柔和,以至于Scott根本不能直接拒绝。
“你为什么不亲自试一试呢?”刚才开口说话的男人再一次补充道,“你可以先把它带回去,我不会收你任何费用,如果你觉得不满意,你还可以把它带过来,我会按照你的要求重新选一只。”
“一只黑背,”Scott低声的重复道,“一只黑背……我可以先见一见——我是说,打个招呼吗?”
“当然,”轮椅上的男人点了点头,他转过头示意一旁满脸纠结的Jean。
“店长……”Jean有些为难的皱起了眉头,却很快被对方温和的话打断了,“去吧,Jean.”
Jean最终还是败倒了店长的蓝眼睛下。她冲着店长摇了摇头便朝店后方走去。两分钟后,带着一只明显比普通黑背大上一圈的大型犬类。
“他在你三点钟的方向,”Charles看着有些踯躅的青年轻声提醒道。
Scott有些犹豫的跟随者男人的指引向前走了几步,直到感觉到脚步传来一阵温暖的气息。他半蹲了下来,就像以前抚摸Stone那样伸出了手,却在下一刻被女店员猛的拍到了一边——刚好躲过黑背突然张开的大口和雪白的利齿。
“小心!”
“嗷呜!”
“他的脾气不太好,”似乎完全看不到刚才凶险的一幕,男人的声音里面甚至带上了一丝笑意,“但他绝对是最棒的。”
Scott摸了摸刚才差点被咬到的左手,面无表情的蹲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有名字吗?”
“Logan,他叫Logan。”
“那么Logan,”刚才差点被咬断手的青年对着正眼都不肯给他一个的大犬轻声说道,“你愿意跟我走吗?”
趴在地上侧着头的猛兽动了动耳朵,抬起了头。


”店长……“Jean有些头疼的看着笑眯眯的目送一人一狗出门的店长,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知道导盲犬是需要经过训练的吧……?”所以就这样把那只来路不明脾气暴躁的黑背送出去真的好吗?
“别担心,Jean,”Charles抬起头了看了一眼五官都皱在一起的Jean,温和的安慰到,“我能感觉到,那个孩子能做的很棒呢。”
“………”
店长,我给你一根横幅,你还是回天桥去吧。


7.24更新


章二 项圈

我醒过来的时候,身体传来陌生的温暖。
我躺在一张白色的大床是,身上的伤口被细心的处理包扎,每一处传来淡淡的药物气息,虽然我确定那些伤口已经痊愈了——就像它们以前无数次经历过的那样,但这样的处境却让我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无论如何,这都不是俘虏该有的待遇。
“你好,狼人先生。”门突然被打开,推着轮椅的男人出现在我的面前,他——很漂亮,说真的,但说出口的话却让我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我的身份是我最大的秘密,也是让我被追杀的原因,现在却被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一语点破——开什么玩笑?!
“嗷呜!”你是谁?!
“请不必担心,我并没有恶意。”漂亮男人举起了手,但却丝毫没有退步的意思,甚至得寸进尺的前进了两步,“你现在看起不太好……不,我并不是说你的伤势。你的境地——你并不想再回到前段时间的状况对吧?”
“我会保守秘密,并且会把你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男人露出了一个彬彬有礼的笑容,却让我看的打了一个寒颤,“前提是,你不能拒绝我的安排。”
“嗷呜!”你想都别想!
“既然你不能说不,”那个男人像是根本没有看见我的威胁一样,慢悠悠的摇着轮椅转过了身,“那我就当你默认了。”
“嗷!!!”滚!!!



Scott有些恍惚的走出门才发觉有些不对。那位有些奇怪的店主人并没有把Logan的牵引绳给他,虽然他很确定那只脾气不太好的大家伙正不近不远的跟在他身边。
但是——一只没有牵引绳的导盲犬——有什么用?
Scott有些犹豫的停下了脚步,Alex把他送过来之后就离开了,一方面出于他的要求,一方面是因为Alex的前女友——总而言之,现在的情况是Scott得自己一个人走不远的路程回家(包括五个红灯路口)。按照原本的计划,一只训练有素的导盲犬再加上Scott出色的记忆力和听觉,这并不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是现在——
Scott真的不太确定,他的新朋友能不能肩负起把他送回家这个任务——尤其是,他们还算不算朋友的时候。
“你介意我给你套上项圈吗?”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下,Scott还是决定蹲下来和对方商量一下。
下一秒,一道利爪带着风声落在了他手背上,血珠溢出带来的疼痛让Scott顺利的理解了对方的意思:不乐意,非常不乐意。
Scott捂着手背上的血痕站了起来,现在理智的方法就是回到刚才那家店,把这只脾气恶劣到完全没资格做导盲犬的大型猛兽送回去,交换成一只温顺聪明的拉布拉多,苏牧甚至是一头金毛——什么都好,然后给Alex打一个电话,回家,包扎伤口——但不知道为什么,Scott完全不想这么做。
他站直了身体,擦干净手背上的血珠——虽然Logan挥爪的力度看上去不小,但却只是轻巧的皮肉伤而已——抿了抿唇,迈开步子向前走去。
Logan扫了一眼缓缓移动的Scott,搞不明白他打算做什么。虽然他答应了那个神叨叨的家伙【不拒绝】他的安排,但这不代表他必须得按着他说的来——老子浑身上下哪里像黑背了,Charles你这个混蛋这样欺骗消费者不会遭报应吗?还有——导盲犬——哈哈哈哈——要是让以前雇佣过他的那些混蛋知道,牙恐怕都要笑掉吧?
现在他的确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但这不代表他得必须得把自己藏在一个瞎子身边,所以这个不长眼睛的小家伙如果能吃点苦头就学规矩把他送回去,那真是帮了他大忙。
“Logan?”原本已经安静的走出一段距离的Scott突然转过了头,有些困惑的叫了声仍然停留在原地的大犬一声,“Logan?”
Logan原本靠在地上的身体一下子紧绷了起来,一阵电流从大脑滑过脊椎,他甚至有些不知所措的直起了耳朵。
他应该给他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混蛋一爪子,或者直接把他扑倒,把利齿放在他的脖颈上,用凶狠的咆哮把他吓得尖叫,吓的立刻返回去——吓的放弃把自己当做导盲犬带回家这个愚蠢透顶的主意。
但Logan无法这么做,因为已经有很久,很久很久,没有人这么温柔的呼唤过他的名字了——不带任何恶意,仇恨,利用,恐惧的呼唤,干净到这个人给Logan的感觉一样。
犹豫了一下,Logan跑到了那个人身边,如此近的距离让他一抬头就能看见对方唇角缓缓勾起的微笑。
“我们走吧?”Scott的声音如他唇角的笑容一样圆润。


两个人——一人一狼的路途是无比安静的,Scott向来不擅长在人群面前表现自己,而Logan依然在懊恼自己脑子一热做出的错误决定。
没有了Stone和导盲杖,旁边跟着的大家伙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向导,Scott的步伐显得缓慢而迟钝,虽然他一向厌恶将自己的与众不同暴露在陌生人同情或者好奇的目光下,但眼下很明显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而Logan则被周围人不断投来的目光弄得烦躁不堪,和Scott一样,出于职业本能,Logan也无比厌恶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尤其是某些幸灾乐祸的目光——让他浑身的毛都竖立起来的刺目。
就在他考虑要不要冲上去给那个嘻嘻哈哈指指点点的金毛一点教训的时候,Scott突然停下了步伐,在一个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前。
Scott听着耳边熟悉的车鸣声停下了脚步,以前Stone总能够提醒他红绿灯的顺序,顺利的带他走过路口,然而现在,他完全不知道何时才该迈出去第一步。
“嗷。”
就在Scott皱着眉站在红灯路口的时候,绿灯突然亮了。和绿灯一起变化的是Logan的动作,他猛的咬住了Scott的衣角,有些不耐烦的朝前扯了扯,示意他跟着往前走。被突然传来的力度拉的有些跄踉,Scott有些惊讶的挑了挑墨镜下好看的眉毛。随后,没有任何犹豫的,他顺着Logan的力度往前走去——虽然他不知道前方是天堂还是地狱,也不知道会不会下一秒就有一辆汽车冲过来结束他短暂的生命——Scott什么都不知道。
他往前迈了一步,两步,三步,直到顺利的走到对面——平安无事。
Scott站在车水马龙的另一边,像是经历过了一次挑战,但心情却无比的平静。他再一次蹲下身子向着脚便的热源伸出了手:“谢谢,”他轻声说道,“谢谢你,Logan。”
Logan有些不习惯的甩了甩尾巴,躲开了那只即将落在他脑袋上的手,却没有再一次用爪子招呼上去。 
Scott并没有因为这次拒绝而感到气垒,相反,对方称得上别扭的举动让他沉郁了一个月的心里渐渐放晴。他慢慢的直起身体,感觉到脚步的热源从身侧转移到前方,然后迈开双腿向前走去。
不再以那种小心翼翼的摸索的方式前行,他可以很放心的,以正常人样子行走,无比的安心。
从此他们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出门的时候,Logan依然不近不远的走在前方,Scott离着两三步的距离跟在昂首挺胸的大犬身后。他的步伐算不上快,但却无比的流畅。虽然看不见前方,但Scott却可以毫不犹豫的迈动两只长腿——因为那些挡在他前面障碍物,包括无辜的路人,都被某只咧着嘴的护主恶犬或吓或咬,招呼到一边去了。

评论
热度(24)

© Miracle鸦呀呀呀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