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鸦呀呀呀呀

丢脑洞的地方 请自便
拥护大团圆结局的悲观主义者


存粮不老歌:http://bulaoge.net/?lovsuffering

可以的话,请和我说句话吧?

【X-DOFP】【狼队】【PWP】挽回罗根的办法

时间线:DOFP后,罗根回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未来,但他很快发现,他需要补课的除了历史,还有一些诡异的人际关系。比如说,斯科特和吉英,究竟谁才是他的情敌?



罗根最近变得有些不太对劲——好吧,斯科特不得不承认——自从那个黏糊糊的家伙不再随时随地缠在他身边后,他有点不太适应。虽然教授让他不用太担心,但斯科特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至少让那个该死的混蛋的眼睛不要总是飘到吉英的胸上。
他想了一个主意,一个他刚想到脸就红透了的该死的糟糕透顶的Dirty idea。
是的,肮脏极了。
但罗根一定喜欢——毕竟这来自他生日不要脸的被狠狠回绝的愿望。

罗根用他的三根爪子发誓,如果知道冲进屋子会看见这样一幅场景,他打死都不会撞开那扇该死的门。
"Holly Jesus fucking shit....."
谁可以告诉他,为什么斯科特•萨默斯,他的情敌,挚友,队长会光裸着身子,以一种极其羞耻的姿势出现在他面前?

十分钟前,吉英突然急匆匆的找到罗根,说她办公室的门突然打不开了,但是她下节课需要的资料全部都在那里,如果方便的话,希望罗根能用简单直接——暴力——的方式帮她打开门。
“所以我只需要撞开那扇该死门就可以了?”出于某种隐秘的念头,罗根对于吉英的要求从来不会摇头,但这并不代表他会稍微收敛一下自己
“还有白色的文件夹。”吉英似乎对他混蛋的样子丝习以为常,她伸出手比了一下文件夹的样子,白色被咬的格外重。
“好吧,该死的门和该死的白色文件夹。”罗根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转身就朝楼梯走去。
“他是有点不太对劲,”吉英看着罗根的背影挑了挑眉,“居然没对我发脾气……斯科特,我只能帮你到这了。”红发的女人耸了耸肩,转身离开了。
“告诉那群小鬼,今天别去斯科特教授的办公室找他。”

“斯,斯科特?”整个人傻在门前的罗根连舌头都找不到,“你,你你你你……What the hell are you doing ?!”
斯科特躺在正对着门的沙发上,黑色的会客沙发刚刚好容纳下他的整个身子,他的双手被红色的细绳牢牢的困在了身后,连同双腿一起,整个人呈现出献祭般的神圣感。
“等你。”即使是在这样的状况下,斯科特的声音依然如往常一般平静,如果忽略掉他颤抖的尾音和迅速红透的脸颊的话。
“WHAT?!”罗根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耍了,“吉英让我来帮她拿文件……这不是她办公室?!”
“这是我的办公室。”
“WHAT?!FCUK!我进错了!!!”
“你没进错。”
“我他妈一定是进错了!不然我怎么可能……”
“Stop talking,”斯科特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Do you want to fuck me?”
听到这句话,罗根差点以为自己看到了世界末日——上帝!耶稣!圣母玛利亚!这个对着我说'Do you want to fuck me'的是那个欠扁的,傲气的,永远和他不对盘的斯科特•萨默斯???
“I……”他甚至有些慌乱的挥舞着手,脑子完全一团浆糊的他张口结舌的扯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些啥,最后只能恼怒的骂了一句,"Fuck...!"
“So, Do it."似乎完全没有,就算是光裸着身子的斯科特依然保持着他平日的风度,他微微的抬起了头,一词一句的对着罗根说出了这句话,“You can do anything you want, anything."
完全被这样的美景蛊惑的罗根在原地做了三秒钟的心理挣扎,然后扑了上去。
他妈的,不管老子是被耍了还是在做梦,先做了再说!

罗根随手把那扇破烂的门扔回到门框上,上前几步将斯科特整个人捁在怀里,一个低头便将堵住了对方微微张开的唇。罗根的吻永远带着一股肆无忌惮的凶狠劲,他先是用力的啃咬着对方的唇,然后猛的将唇舌一起捅进对方嘴里,没什么技巧可言的揪住斯科特的舌就不放,牙齿的碰撞,唾液的交换,羞耻的吮吻声,直到一阵铁锈味沾染了两人交缠的空腔,罗根才微微的松开了对方红肿的双唇。
“咳咳咳,咳咳……”刚被放开的斯科特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刚才过于凶狠的吻几乎夺走了他胸腔里面的全部空气,以至于他都分不清仍旧弥漫在口腔里的血腥味究竟来自他被咬破的唇角还是窒息的肺部。
“你不喜欢这样吗?”看着斯科特甩了甩头,罗根的手缓缓的抚上了对方被束在身后的双手,幽深的眼眸闪着侵略的光芒。
“我想你也许更喜欢这样……”他将绳子从对方的手腕解开,还没到斯科特松一口气便大力的弯起了对方的腿,将手臂和小腿细心的绑在了一起。鲜红的绳子一层一层绕过白皙的皮肤,稍重的力道留下了一道道红痕,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更加暧昧诱人。但相比起斯科特被罗根精心打造的姿势,这些都算不上什么——他整个人被大大的打开,手腿被绑的姿势让他变成了M型,最隐秘的部位被毫不留情的暴露在对方火热的目光下,血色一点一点从斯科特的脸颊燃到了全身。
“罗根!”
“你说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anything.”他笑着贴近对方红透了的耳朵,将气息轻轻的吹进敏感的耳洞。当斯科特整个人都快因为他的低笑声烧起来的时候,他突然站了起来,挺着胯间的凶器好整以暇的看着沙发上微微颤抖的队长。
这真是太美味了,罗根心想,从哪里开始好呢?
为了好好的品尝这盘大餐,罗根的如有实质的视线开始缓慢而火热的从斯科特的头顶游走。自己送上门又被摆弄成从未想过的羞耻姿势的斯科特几乎无法承受这样的折磨,被罗根这样审视着,他甚至能够感觉到皮肤在他的目光下颤栗,神经一阵一阵的发麻——好像那个能将视线具体化的人是对方而不是自己一样!
“够了……够了……罗根……”斯科特胯间的火热随着对方的目光一点一点的坚挺了起来,他有些难堪的转过头,发出了呜咽的恳求声。
“嗯,我找到了。”罗根答非所问的开了口,低下头咬上了斯科特胸前的一点。在他将那颗淡粉色的乳头肆意的送进嘴里玩弄的时候,斯科特整个人都弹跳了起来,而这样强烈的反应无疑愉悦了身上这个带着动物野性的男人,于是他更加深入的啃咬拉扯那颗可怜的乳头,直到斯科特的嘴里发出了哭泣一样的呜咽。
男人的乳头也会这么敏感吗?带着这样几乎赞叹的想法,罗根完全没有就这样放过对方的打算,左手更是毫不留情的覆上了另外一边。而他的右手也并没有闲着,同样大力的在斯科特的身上游走——难以置信,明明是第一次肉体交缠,他却深知斯科特所有的敏感点——知道轻弹左乳会让对方浑身战栗,知道在腹部画圈会让他忘记呼吸,知道在他的大腿内侧制造些青紫的痕迹会让他更加激动——他的斯科特真是太棒了,他们简直是完美的契合在一起!
天生一对。这个词汇突然在罗根的脑子里闪过。
“唔……啊……罗根……”
口中的乳头已经硬的发直,身下的人也从一开始的平静接受变得难耐起来,是两人紧贴的胯部的的火热坚挺和双方亲密的喘息声无一不表明着,他们渴望着对方,而这份浓烈的渴望是双向的。
罗根丢开了斯科特的乳头,两只手不由自主的往对方的身后滑去,但却在紧闭的臀缝处迟疑的停了下来——就算他是个没节操的混蛋,这也是第一次和男人上床,没有什么准备可以吗?
感觉到了罗根的犹豫,斯科特推了推他,目光指向办公桌左侧的第三个抽屉。罗根有些奇怪的跟随着对方的指引打开了抽屉,随即便被里面的东西惊住了。
“你准备的真齐全。”看着抽屉里满满当当的一堆避孕套和润滑剂,罗根突然觉得有些不是滋味——斯科特经常在办公室跟别人来一发?就跟今天一样?
“那是你买的。”斯科特冲他犯了个白眼——虽然罗根看不到,但他很确定,那一定是个白眼。
这句话的冲击力实在太大了,罗根甚至还没来得及想为什么自己会买避孕套和润滑剂并且把他放在斯科特的办公室里面,但这句话背后隐藏的东西足以让他丢掉一切逻辑和理智扑上去,再一次。
“斯科特……”罗根低下头擒住了对方的唇,放弃了一直以来凶猛的侵略性,以一种几乎膜拜的温柔撬开了对方的双唇,细细的挑弄过每一颗牙齿和牙缝,两条舌煽情的在两人口腔里游走纠缠,扯出一条又一条暧昧的银丝。
他们专注于接吻这件甜蜜到了极点的事情,刚才黏糊糊的情欲突然被满满的粉红泡泡挤走,两个明明心意并不相通的人却同时在其中找到了相似的愉悦,等到他们气喘吁吁的分开的时候,罗根觉得自己硬的快要爆炸了。 
“呼……真棒……”靠在罗根怀里的斯科特抬起了头,露出了一个让罗根瞬间漏了半拍心跳的笑容。
“你……想要更棒一点吗?”金刚狼愣愣的盯着对方红肿的双唇,突然开口问道——明明用的是问句,却丝毫不给对方选择的余地,还没等斯科特理解“更棒”代表着什么,他就自顾自的弯下了腰。
“罗,罗根?!”
他低下头毫无障碍的用舌头操开了斯科特的后穴,在对方的惊呼里一点一点的挤进热情的肉壁。层层叠叠的内壁不断贴着他的舌头打着招呼,亲密而甜蜜的收缩着,唾液和舌头的动作让原本就湿淋淋的后穴变得更加狼藉。
我们可以不用润滑剂了,罗根感受到舌头被一阵湿润包裹着,脑子里居然闪过了这个念头,
“真棒,哈?”
斯科特无力的抬起头瞪了他一眼,咬着牙红着脸撇过了头。罗根满意的扩大了唇角的笑容,他再一次解开了捆绑在对方手脚上的绳子,然后迅速的将浑身无力的斯科特翻了个身,按压住对方的双手整个人覆了上去。
他的双手撑在斯科特的脖颈两侧,再一次打量了一下赤裸裸的躺在他身下的躯体,艳丽的印记布满了全身, 和他比起来不算强壮甚至瘦肉的身体充满了致命的魅力,每一寸肌肤都可以让他心甘情愿的死在床上。
“Holly Jesus, 斯科特你他妈的对我干了什么……”
罗根的喉管里嘶哑的叫出了这句话,目光在斯科特的手腕和红绳上来回游移了一下,一道光芒在他的眼眸闪过。他拿起绳子绕过对方的双手,牢牢的捆在了斯科特的头顶,然后小心翼翼的打上了一个蝴蝶结。
“我进来了。”他随后压低了身体,和这句话的第一个单词一起,狠狠的撞进了对方身体。
“蝴蝶结,很称你。”在紧贴着对方的后背一点一点深入的时候,罗根突然舔了一下斯科特被捆绑的双手,低声的赞美了一句。
被迫压在身下承受这一切的斯科特完全没法回应,他只能用最后的意志撑住自己的身体,感觉到后方被熟悉的火热劈开,痛苦和激动同时在身体里流窜,任由嘴里发出一段段毫无意义的呜咽。 
“交给我,把一切都交给我。”罗根低下头咬住了对方的耳朵,低沉的语调随着湿热的气息传递了过去,明明是他记忆里两人的第一次交缠,他却无比清楚任何一种安抚斯科特的方式。
被熟悉的温柔的安慰着,一直尽力保持着冷静面具的斯科特突然像是崩溃了一样剧烈的反应了起来。他挣扎着转过头咬住了罗根的唇,力道不轻的撕扯着两片柔软的唇瓣,等到对方有些吃痛的张开牙关的时候长蛇而入,几乎是凶狠的扫荡着斯科特的口腔。灵活霸道的舌头毫不留情的舔弄着对方嘴里敏感的上颚和牙床,两条舌激烈的纠缠着,不断被勾出的唾液沿着斯科特闭合不上的嘴角流下,沿着下巴一路蜿蜒到脖颈。
"Logan……Please come back……Please."
在彻底失去理智之前,罗根从对方不成调的呻吟中听到了这样一句话,然后欲火吞噬了他的意识,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事情究竟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一切过去之后,罗根躺在床上有些绝望的想,他睡了他的朋友,情敌,同事——什么都好,但都是绝不该往肉体发展的关系。
但感觉很棒,陷入昏睡前罗根的乱成一片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了这个念头,他习惯性的伸手搂住斯科特汗湿的腰,身体一点点变得沉重起来。

事情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也许会变得更好,也许会变得更糟糕——谁知道呢?
反正,都是明天的事情了。



嗯 不要问我狼叔为什么会这么多捆绑的花样 我也不知道
OOC了啊啊啊啊!两个人都彻底OOC了啊啊啊啊!
_(:з」∠)_

评论
热度(18)

© Miracle鸦呀呀呀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