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鸦呀呀呀呀

丢脑洞的地方 请自便
拥护大团圆结局的悲观主义者


存粮不老歌:http://bulaoge.net/?lovsuffering

可以的话,请和我说句话吧?

【Hobbit】【大舅中心】【半AU】索林橡木盾死去了


有人说,死亡的那一瞬间,你的一生都会浮现在你面前。高傲的山下之王从来不肯相信这样毫无根据的传说,直到他终于躺在战场上,自己的敌人的鲜血混杂着侵入地面,那些他曾经以为无所谓的画面一帧一帧在他眼前晃过,索林才恍恍惚惚的想起——啊,原来是真的啊。

第一幅出现在他眼前的画面是副厚重的画像——那是张全家福,还未遭遇丧家之痛的都林们高傲的昂着头,左下角年幼的矮人王子露着生涩而真诚的笑容,刻意模仿长辈的姿态显得有些滑稽。有父亲,爷爷和妹妹,富饶而和平的生活,辉煌而灿烂的前程,没有伤痛,没有死亡,只有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的伊鲁伯——那曾经是索林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却在巨龙的炎息下化为灰烬,最终随着仇恨深深掩埋。

第二幅画面迸溅着鲜血与怒吼,于此刻一样,摩瑞亚的大地沾满了敌人与亲友的鲜血。索林看着自己高高举起伴随一生的橡木盾,他看到父亲的头颅一次又一次被抛到他身前,他看到麻木的挥舞着武器的自己,他看到绝望和痛苦终于将他吞噬。然而这些不堪回首的画面却并没有在山下之王的心中荡起一点涟漪,他只是平静的看着那个愚蠢的矮人从此堕入无法逃离的深渊,就如同他自己一样。

他用自以为的痛苦和绝望筑造了一堵固执的围墙,不让人进来也不让人出去。

第三幅画面显得格外温馨,迪斯哼着曲子哄不安分的幼子入睡,Fili好奇的趴在摇篮边看着只会吐泡泡的弟弟,伸出手故意的戳破了Kili嘴边的泡泡。被吓醒的弟弟猛地哭了起来,自知闯祸的男孩乘着母亲哄弟弟没空理他想要偷溜出门,却一头撞到了刚回家的舅舅怀里。已经变得不言苟笑的年长者却一把抱起了自己调皮的侄子,甚至挡住了前来教训儿子的妹妹。他把扯着他头发的侄子架到脖子上,和面带怒气的妹妹交换了一个面颊吻,然后走到了小婴儿的床前。沉寂已久的都林一脉因为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而热闹了起来,只有作为旁观者的时候索林才发现那时自己的眼神,是多么的温柔。可惜,这都是过去了——贪婪是矮人的本性,也夺走了原本属于他的幸福。

第四幅画面有些滑稽可笑,一群不知礼节的矮人闯入了霍比特人平静的生活,他看着被完全不懂得什么叫做客气的矮人弄得晕头转向的比尔博忍不住缓缓的勾起了一个微笑。只有直视着霍比特人的眼睛,被蔚蓝包裹的时候,索林一直焦躁不安的内心才能平静下来。那段诡异的冒险大概是他人生中第二美好的时光了,不同于侄子的诞生,矮人的兴盛甚至不同于阿肯宝石带给他的快慰。再霍比特人的眼里,他找到了自己——不是索林橡木盾,这个肩负着复国之仇的山下之王,只是索林,属于比尔博的索林。只可惜,他仍然搞砸了一切。

第五幅画面——哦,真有些羞于见人,那是属于矮人与霍比特人的定情之夜。长湖镇的夜晚,即将开启宝藏的兴奋促使着矮人吻住了温柔注视着他的霍比特人。在月光的照耀下,山下之王用言语将一切最美好的诺言献给了他的爱人。他看到在他说出第一句就红得不敢见人的比尔博,柔顺的埋在他的怀里;他看见对方剔透的眸光只倒影着他一个人的身影,羞涩却坚定的回应了他的爱语;他看见被他点燃激情的霍比特人一点点沉醉的样子,听见隐忍却无比勾人的喘息——他真是他最棒的日子了。然而看着这一切的索林却一点一点收起了嘴角的笑意,他冷漠的看着不断许出承诺的矮人——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第六幅画面真是难得一见的壮观,展翅的巨龙徘徊在耀目的金子中,却奈何不了一群弱小的矮人。还有他勇敢而机智的霍比特人——只身前往龙穴为他带出了无价之宝,却也是一切的原罪。哦,当然还有致命的焰火再一次再城镇中燃起,还有那支即时的,致命的黑箭,还有巨龙坠毁的身影——但这都无所谓,至少在那时的索林眼中无所谓了。他只关心他的宝石,那颗至高无上的宝石,却忽略了霍比特人犹豫的眼神,以及被他询问时受伤的神色。

第七幅画面是最为可笑的。愤怒的矮人赶走了他的爱人,他认为自己遭到了背叛——哦,多么可笑的背叛。他从精灵手中换得了时间,换得了自由和和平,甚至还有生命——这难道不比那颗可笑的宝石更重要吗?更别论他的爱人,王后,能够安抚他所有伤痛的霍比特人了。可他却如一头丧家之犬一样,疯狂的指责着对方,而那些所有的怒吼和责骂在如今的索林看来更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狂犬的无理智的发泄罢了——毫无意义,除了伤害自己。

最终,霍比特人带着简单的行李——甚至没能拿到属于自己的十三分之一的金子——离开了。

真正被背叛被欺骗的人无助的离开,而那个施暴者甚至还作为王位上耀武扬威的控诉自己的“背叛”

多么可笑,索林看着这一切,这是太可笑了——如果不是因为喉管被漫上来的血液堵住,索林甚至打算笑出声来。

第八幅画面是Fili和Kili最后一次握着手躺在他怀里。抱着两人渐渐冰凉的身体,索林觉得自己的血液也被冻结了,然而当他试图分开两个人紧握的手的时候,那似乎生长在一起的力度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他又试图将两个人就着这样的姿势抱起来——就如同小时候那样,左边一个右边一个——还得注意调皮的小家伙一不留神就把他的头发编成辫子——当然,现在他没这个烦恼了——但是索林却发现,他已经抱不动怀里的两个“小家伙”了。他侄子长大了,战场上,抱着两具尸体的索林才恍然发现了这个事实——长大了,可以为他们最爱的舅舅,死去了。

第九幅画面是他自己的死亡。这其实没什么好看的,固执的矮人迎来了最适合他的死亡方式,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好遗憾的——所有的不幸,既可以归结于见鬼的“都林一脉的诅咒”也可以归结于他最终得以承认的贪婪。他只觉得有点难过,在这个时候,当他最终放下骄傲说出的道歉的时候,他的道歉对象——他最爱的人却不在他的身边。他真想再一次看见那个人平和的眼神,那几乎可以拯救他所有悲剧的蓝色。

再一次就好了。无尽的黑暗之前,山下之王闪过了最后一个念头。

索林橡木盾死去了,但这没什么好遗憾的,贪婪的矮人得到了他应得的一切。


无情节注意·大舅主视角注意·虐大舅注意·半AU注意·


Thilbo关系的设定借鉴了 what peace brings 此文中关于两人在长湖镇定情的设定 这是我看过的最棒的一篇Thilbo文 原谅我一直对这篇文念念不忘QVQ

评论
热度(1)

© Miracle鸦呀呀呀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