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鸦呀呀呀呀

丢脑洞的地方 请自便
拥护大团圆结局的悲观主义者


存粮不老歌:http://bulaoge.net/?lovsuffering

可以的话,请和我说句话吧?

【雷神】【锤基】【现代AU】王大锤和他的猫(未完)



因为母上对毛绒过敏的缘故,LZ也没有养过猫,虽然被猫迷的神魂颠倒QVQ
所以这里因为情节对于猫的设定有些偏离现实,BUG也挺多的 抱歉><









1.语文老师死得早

下班回家的时候王大锤在自家门口发现了一个不小的纸盒纸盒里面睡着一只漂亮的黑猫纸盒外面写着两个潇洒的大字:养我
呵呵王大锤摸了摸脑袋一般这种情节里出现的文字不该是【我很乖的带我回家吧喵~】或者是【请收养我喵呜】之类的吗?
写这两个字的人的语文老师一定死得很早吧——王大锤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不过他仍然弯腰将那个盒子抱了起来——当储备粮好了
就这样愉快的做了决定的王大锤打开了门
“我回来了。”他对着空无一人的屋子大声说道。



2.吃猫肉死全家

将盒子随手放在脚边王大锤将【猫肉的一百种做法】输入了百度,但等他搜索完毕后一排血红的【吃猫肉死全家】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在仔细的回想了自家全家包括哪些人之后,王大锤默默的站了起来,拎着脚边盒子里的那只猫就准备王门外走——作为储备粮的价值都没有语死早完全不该出现在他的世界。
也许是因为被拎的太不舒服,一直安稳的睡着的猫挣扎了起来并且用锋利的爪子在王大锤的手上留下了一道鲜红的印记。
真是只野猫王大锤盯着那只跳到电视机上企图与自己平视的猫不过眼睛还挺漂亮的。
被夸奖了眼睛的黑猫严肃的蹲在电视机上,眨了眨绿宝石一样的猫眼。
留下他好了王大锤一瞬间做了决定。


3.铁锤你好我是大锤

养猫是项技术活,从一开始的注射各种疫苗,结扎,到准备猫砂,猫粮和各种猫咪用具,难怪养猫的人总把自己叫猫奴。
但是对于语死早,王大锤的态度刚从储备粮都不如转向看着不错,所以很显然,他是不打算当这只黑猫的奴隶的。但是,不管他愿不愿意当猫奴,总归有一步是殊途同归的——他得给这只猫取个名字。
“语死早。”他冲着黑猫叫了一声,听到这三个字的黑猫抖了抖耳朵,用它漂亮的眼睛撇了王大锤一眼,然后慢慢的转过身去——用屁股对着他。
看来不太满意啊王大锤摸着下巴想到。
“那这样好了,”王大锤走到电视机前将那只背对着——屁股对着——他的黑猫拎到面前,(虽然被讨厌这样对待的蛮不讲理的挠了几下,但这对一向皮厚的王大锤来说没没什么)然后开心的说道:“你就叫王铁锤吧!”
本来一直努力挣扎的黑猫听到这句话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在诡异的人猫对视了几秒后,一声凄厉的猫叫响彻了王大锤这间不算大的公寓——如果翻译成人话的话,应该是:“不——————————!”
“你果然很喜欢这个名字。”和叫声同时响起的,还有王大锤诚挚的笑脸。



3.那首小曲我们都熟悉

铁锤是只很聪明的猫,这件事可以从很多方面反映出来。具体可以体现为一句话——王大锤省了很多钱。
是的,如果你有一只和人吃一样的东西,自己上厕所并且会冲水,不会无缘无故拿家具磨爪的猫,你也会这样觉得的。
至于打疫苗和结扎——在王大锤发现自己每天被挠被咬被抓仍没有任何犯病征兆后,就被愉快的忽略了。
但是对于一只猫来说,聪明并不等于省事——事实上,更多时候,聪明往往和恶作剧,小恶魔等让人不太愉快的词语联系在一起——而这只绿眼睛的黑猫则严格的遵循了这条规律。
它吃人类的食物没错,但是他挑食——小鱼干必须要清理三遍并且炸过,不能焦不能软,不能大不能小,要酥脆可口,要一口一个;它会自己上厕所没错,但它总是将挂在马桶旁的卫生纸扯出一大截——从马桶一直铺到卫生界门口——用来清理它的爪子;它不会拿家具磨牙没错,但是它喜欢折腾王大锤的书房——如果那件堆满了各种不需要的杂物(当中大部分是书籍)的房间算书房的话——将爪印留在书页上,有时还会将封皮抓破。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王大锤看着它的眼神越来越亮,并且十分适应这样的小混蛋出现在他的生活里。
真让人怀念站在厨房里炸着小鱼干的王大锤哼起了熟悉的曲子,趴在餐桌上等饭的猫竖起了耳朵,又耷拉了下去。



4.王大锤特别特别特别不容易


每天早上六点半,王大锤准时睁开了眼睛。
小心翼翼的将趴在怀里的铁锤挪到枕头上,得到了一个“亲亲扫尾巴”招呼,心满意足的王大锤走到了卫生间。
洗脸,刷牙,打理头发——这个习惯是铁锤来之后才养成的。
将一小盒牛奶加热,放一茶匙砂糖——不能多,不能少——从冰箱拿出一块早就准备好的布丁淋上焦糖——这些都是铁锤的早餐。而只有做完这些后,王大锤才随便煎上一个蛋和培根,再配上一大盒牛奶匆匆吃完出门了。
作为一个养家的男人,王大锤真的特别不容易。
可是,王大锤似乎并不这样想——想当年,他还是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单身汉,现在居然有人等着他回家,需要被他照顾了。
这才是一件,特别特别特别不容易的事情。




5.一件不需要担心的事情

王大锤的工作地点在码头,工作内容就是将那些来自直接各地的集装箱一箱一箱搬回到拖车上,然后搬下一箱——非常枯燥无味的工作,但是这也是他唯一能找到的一个,不需要学历,不需要工作经历,不需要正规身份证明的工作了。而且对于力大无穷王大锤来说,出卖体力并不算什么——他甚至可以一个人搬完一船。
在码头工作的日子,劳累和日晒都算不了什么,真正让王大锤觉得难熬的是,这样的工作太过单纯,单纯到他根本不需要脑子,而未被任何事情占据的脑子总会闪现一些让他不知道如何面对的片段。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一口气扛起两个集装箱的王大锤笑了起来,现在他的脑子完完全全的被那只懒散,高傲,脾气古怪的猫占据了。
它起床了吗?吃饭了吗?会不会嫌牛奶太甜又不肯喝?会偷吃布丁到拉肚子吗?会又在书房(自从铁锤正式落户之后,那家杂物房就变成了书房)待到我回去吗?
这些和似曾相识的担忧在王大锤的脑海里回想,但是,这一次,他有一件事不用担心——他的猫,他的铁锤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了,不会在跑出去之后,再也看不见了。
它会一直,一直,待在我身旁。




6.铁锤也是一只害怕夜晚的猫

在码头上班是三班倒,在铁锤没有来之前,王大锤没有太在意过上班的时间——作为单身汉的他甚至会主动要求上夜班,倒不是因为那时候薪水最高,只是每当王大锤一个人躺在狭窄的床上,他的梦境总会有一个模糊的影子挥散不去。但是,当某只精贵且难伺候的猫出现在了王大锤的生活中,他就不得不多花些心思去配合这只猫的时间了——白天留下足够美味的且足够多的食物就可以了,但晚上王大锤若想把它一个人留在家里——不得不翻窗子回家且花了一大笔钱重新换了门锁的王大锤表示,他再也不会干这种蠢事了。
铁锤恐黑,王大锤这才知道——一个无伤大雅,甚至十分可爱的小毛病。



7.布丁布丁我爱你就像大锤爱弟弟

七点半,锁门的声音悄悄响起,一只窝在枕头上装睡的黑猫动了动耳朵,翻身爬了起来,甩着尾巴跳下床,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了窗前然后静静的趴了下来。它微微的晃着尾巴,半眯着的绿色猫眼漫不经心的盯着楼下小区的出口。直到某个红色的身影出现,它才猛的站起来,一直目送那个人到消失不见。
然后,这只猫会跳到椅子上,以完胜王大锤的礼仪舔完面前的牛奶——虽然它每喝一口都会嫌恶的皱起眉头。好不容易解决了温热的牛奶之后,对着滑嫩的淋着美味的焦糖的布丁铁锤整只猫都散发着幸福的气息。
它伸出粉色的小舌头,先是轻轻的的吻在布丁的顶端,然后身体如同触电般颤栗了一下,明亮的猫眼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喉咙也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它太爱布丁了!
喵呜!
这只安静的,很少发出声响的猫叹息般的叫了一声,然后开心的开始了它美味的布丁之旅。然而就算它再小心,再温柔的品尝,布丁仍有吃完时候——在铁锤用毕生的餐桌礼仪忍住了把整个盘子舔一遍的冲动后,它快速的奔向了冰箱——正如前文所说的那样,铁锤是只十分聪明的猫,聪明到足够他自己打开冰箱门取出想要的东西了。
然而,就在它的爪子打上冰箱的那一刻,它停了下来。上一次,它因为偷吃布丁过多而拉肚子,王大锤半夜将它送到宠物医院,并且整夜陪伴的担忧的蠢脸出现在它的脑海里。
喵……
铁锤耷拉着耳朵,有些沮丧的离开了厨房。




8.铁锤是只爱听书的好猫咪


铁锤对王大锤的前杂物房——里面的书——充满了兴趣。当王大锤发现了这个小小的爱好之后,慷慨的贡献出了这件屋子里所有的书作为铁锤在他上班时的消遣。
不过说实话,这里面有太多不符合王大锤口味的书——《莎士比亚全集》、《古英语的奥秘》、《四大喜剧背后的悲剧》诸如此类一看就印着【我不是王大锤那没文化的家伙的书啊啊啊啊放我走放我走放我走啊QVQ】。而且这些用精致的硬盒装起来的书往往的也不太便宜,至少可以把王大锤每月的工资榨干——当然,有了铁锤之后,他就没有那么疯狂的往家里搬书了,在保持着一月一本的频率的同时维持铁锤高标准的三餐是他的新目标。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铁锤对这些书有着出人意料的兴趣。当然它的兴趣并不是用爪子破坏封皮或者撕裂书页什么的——上一次只是意外,铁锤可是一只教养良好的猫。
铁锤的兴趣是听它的主人用磁性低沉的嗓音朗诵这些华丽的名篇,虽然现在没有主人了,但是看着这些熟悉的书也好啊。
铁锤用脑袋蹭了蹭书架上的《李尔王》,静静的趴了下去。






9.弟弟曾经送给我的表

随着监工的一声哨声,王大锤脱下了码头的红色制服——四点了,他该换班了。
他冲朝他走来换班的同事挥了挥手,得到了对方一个礼貌性的点头算作回礼。
王大锤一向不太适应如何处理人际关系——在过去,他一向处于天生的被追随者,领导者的地位,从来不需要费心去维持一段平等的关系,优渥的环境让他并没有及时的意识到这件事情,然而等到他醒悟的时候,太多事已经无法挽回了。
不过王大锤也不是一个患得患失的人,除了某个纠缠不清的影子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外,他倒是很快的适应了现在平淡的生活,特别是当某只小混蛋猛的钻进他的世界之后——矫情一点就是——他觉得他的世界,被点亮了。
王大锤走到更衣室将汗淋淋的T恤脱下,打开柜子打算重新换一件衣服,一边还盘算着一会路过菜市场要不要买点牛肉回去给家里的小混蛋改善下伙食。
突然,门被推开了。一群挤成一团的男人吵吵嚷嚷的挤了进来——那是和王大锤同时换班的同事们。
一般来说,和所有人都保持点头之交距离的王大锤只会静悄悄的做完自己的事情然后离开,但是这次却有些不一样。
“我这款手表可是我女朋友买给我的!”站在人群中的男人大声炫耀着,高高举起的手腕处折射着灯光,发出绚丽的色彩,“说是什么百丽达的表,值好几十万呢!”他一边这么说着,宛如国王一样享受着身边所有人嗡嗡的赞扬,惊叹和叹息。
王大锤站在角落默默的看着那块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却工艺挫劣的仿制表——百达翡丽5270G-001,鳄鱼皮表带,白金表盘,蓝宝石水晶表面的仿品——和它仿制的对象比起来,这块用廉价的人造水晶堆砌出来的机械表简直是不堪入目。但是男人炫耀的表情却那么真实。
他曾经也有那样一块表,王大锤收回自己有些羡慕的目光,不再去看屋子中央打闹的一群人,由他亲爱的弟弟在他二十岁生日的时候亲手送出的。
真的是一块非常非常漂亮的表,只可惜,当他有一次不小心弄坏之后,哪怕找遍全世界最好的修表师傅也修不好了。就像某些脆弱的关系,一旦出现裂痕就再也修不好了。
王大锤拿着衣服,将热闹的世界关在门后。



10.王大锤是勤俭持家小能手
走在大街上感受喧闹的人群,刚才有些糟糕的情绪才逐渐消散。王大锤重新扬起笑容,给自己鼓了鼓气,迈着坚定的步伐走进了——菜市场。
水产店的老板是个难缠的大妈,骂起人来嗓门可以响彻整个市场,东西倒是很少缺斤少两但却绝不容许讲价,初来乍到的王大锤曾不甚在意的还了一口价,那之后的经历绝对此生难忘。
卖蔬菜的老头不喜欢大棚,他觉得那样玷污了他高尚的农民操守:当年老子卷起铺盖夹到菜框框跑得时候,这些棚棚还不晓得哪个塔塔内!所以他最大的爱好就是背着一大筐菜跟菜市场的值守打游击战,其技术之高明就连是常客的王大锤也很难找到他的新根据地。可是铁锤却特别喜欢他家的西兰花,甚至到了非他家绝不动口的地步,爱猫心切的王大锤只好每次陪着这位经历旺盛的老头子打游击战。
大嗓门的肉店老板是所有人中最正常的一个,除了喜欢偷点称占点小便宜外特别好相处,但是他有一个羞答答的女儿在店里帮忙。这个内向的女孩子很少开口说话,甚至很少抬头看人,但是每一次王大锤去买肉的时候,她总是会时不时的偷瞧上一眼,然后满脸羞涩的低下头,继续挥舞着锋利的断骨刀剁猪肉。那剁一下抬头看一下脸红下一再剁一下的频率,王大锤还真有点吃不消。
但是不管如何艰辛,王大锤终于买够了今天的的晚餐,包括他打算给铁锤加餐的牛肉。
提着大包小包,王大锤踏着夕阳走在回家的路上。



11.围裙围裙飘起来,肌肉肌肉露出来~

“哗啦”
站在门口的王大锤掏出了钥匙,而屋内一早就趴在门口垫子上的铁锤在声音出现的一瞬间竖起了耳朵。随着钥匙摩擦锁孔的声音响起,灵敏的黑猫突然两三下跳到了客厅的沙发上,装出一副懒洋洋且不甚在意的模样。
“我回来了。”王大锤也不在意那只妆模作样的猫有没有在门口迎接他,仍然高兴的说到,就如同他过去几年一直做的那样。
沙发上的猫扬了扬尾巴算作回应,便又将头枕在柔软的沙发垫上,半眯着眼睛即将进入梦乡的样子。
“我今天买了牛肉回来,”王大锤换好鞋后,提着手上的东西进了厨房“还有西兰花——虽然我一直不太搞得懂为什么一只猫会喜欢西兰花,另外你吃这玩意真的没问题吗?”放好食材后,王大锤举着一朵翠绿的西兰花探出了半个身子冲着客厅问道,而被询问对象则丝毫没有回应的兴趣,依然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好吧。王大锤耸了耸肩回到厨房,随手将身上的T恤脱了下来——考虑到现在三十摄氏度以上的气温以及待会做饭时产生的热量——煮一顿饭换一件衣服实在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半裸着上半身,王大锤伸了个懒腰,优美的肌肉曲线随着他的动作拉伸,完美的诠释了腹肌对于男人魅力值的意义。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王大锤将挂在门上的粉色围裙拿起来套在了身上——围裙是粉色的原因只不过是在铁锤将上一条蓝色的围裙抓成布条后懒得再去买一条的王大锤随手穿上“买一赠一情侣围裙大优惠~”送的另一条罢了——反正家里也只有一人一猫,他也懒得在这点小事上纠结所谓的“男子气概”——他的所有气概,大概都在某人面前丢完了。
“If I had a hammer……”
拿起菜刀,耍帅的在空中挥舞了两下,王大锤哼起了熟悉的歌谣。


12.论如何处理一直不走寻常路的猫的晚餐

牛肉要在放了料酒的水里煮到三分熟,把血水留在锅里后,将肉捞起来放在案板上,切成整齐的丁状,再放到装满蛋清的碗里,把肉丁全部裹上,最后放在一边备用。
炒锅在灶上,大火先预热,倒上些许菜籽油,等到油有八分热的时候讲牛肉丁下下去,快速的翻炒。当牛肉几乎全熟的时候,放下切好的西兰花——当然是事先焯过水的——然后放盐,鸡精,一点糖,然后继续翻炒——直到西兰花在锅中颤抖的表示:【我熟了!熟了!!!】为止。
小心的铲到一大一小两个中——不要葱花,不要花椒,不要蒜蓉——大的的那个乘着白米饭,小的那个装着两条小鱼干。
这就是铁锤和大锤的晚餐,除了主食不太一样外,铁锤慷慨的表示他并不介意和这个照顾自己的野人分享同一个锅里出产菜。
“喵呜~~”当王大锤将菜端出来的一瞬间,早就闻着香味乖乖跑到餐桌前坐定的猫咪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愉悦的叫声——这种拖长三拍撒娇般声音可比被挠下巴发出的咕噜声更难听到。
王大锤将盘子放到桌子上,和他心爱的猫咪面对面坐了下来。他将勺子放在手中,对着对面已经埋头开吃的猫咪露出了一个微笑。
很久以前,也有那么一个人,讨厌葱花,喜欢西兰花和牛肉,坐在他对面。 

#王大锤哼的那首歌是首美国民谣 叫做 If I have a hammer 抖森曾在某次访谈唱过 超萌
#牛肉不能炒西兰花……Po主瞎编的的 不过有道鲁菜叫做爆炒牛肉丁步骤差不多 除了不加西兰花 诶黑!




13.王大锤是个合格的房东

饭后王大锤去厨房收拾碗筷,平时的铁锤则应该心满意足的伸个懒腰就继续跑到沙发上养神去了,但今天似乎不太一样。

铁锤跟着王大锤跑到了厨房,一屁股坐在整在洗碗的王大锤脚边,极其乖巧的扬起了脑袋,一双猫眼眨巴眨巴的看着王大锤,修长的猫尾甚至试探的缠上了王大锤的脚踝。
“没有布丁。”
王大锤头也不低的继续洗碗,轻描淡写的就回绝了撒娇的猫咪——他看起来似乎很习惯这种几乎可以用谄媚来形容的撒娇,若是往常他自然很乐意在享受了黑猫的讨好后满足它一切要求,但是在面对这种可以说是原则性(关系到铁锤的健康)的问题上,王大锤表示他绝不会退后一步。
“喵~喵~”
然而铁锤这一次并没有就此放弃,反而是站起来围着王大锤绕了几圈,甚至是用身体不断的蹭向男人的小腿,口中更是难得的一阵喵呜叫个不听。
什么情况?王大锤皱着眉低下头,若是这只不张教训的猫以为蹭几下就可以——哦!
王大锤看到那只翻身瘫倒在地板上,露出软乎乎的小肚子——被王大锤一口口喂出来的——的猫,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将手中的碗放下,关了哗哗直流的水,蹲下身来挠了挠水汪汪的看着他的铁锤:“想洗澡了?嗯?”
“喵~~~~”
被挠的舒服极了铁锤发出了一声拖得长长的喵呜声,讨好的凑过去用脑袋蹭了蹭王大锤粗糙的手心,点了点头。
被蹭的浑身发软眼中几乎冒出爱心的王大锤也没心思管那几只孤零零的躺在洗碗池里的碗了,直接抱起铁锤就往洗手间走。
40度的温水哗啦哗啦的装满了白色的澡盆,王大锤先是用手试了试水的温度,然后轻手轻脚的将铁锤放了进去。在被放入盆中的一瞬间,铁锤被略高于体温的温度刺激的打了一个激灵,但随即在王大锤温柔的抚摸下安静了下来。
“乖孩子。”王大锤一边用手轻柔的打湿铁锤的毛发,一边伸手将放在一旁的香波拿了过来——粉色的罐头,可爱的造型,最重要的是 草莓味。
等到铁锤全身都被打湿后王大锤把香波挤在手心,先是伸出左手将铁锤的脖颈挽住,让它可以靠在自己怀里,再微微的揉搓出泡沫后在铁锤身上揉搓——从脑后的毛发开始,小心的避开面部,轻轻的打出丰富的泡沫,再一路顺延着背脊向下——力度适中,手法熟练,王大锤的伺候铁锤的技能点已经点满了。
“呜~~"
铁锤享受的眯着眼睛靠着王大锤的臂弯里,嘴里呼噜呼噜的低呼起来,感受着身上温柔的动作,整只猫都要升天了——以前主人总是直接把人家扔给下人,喵呜,从来没有帮人家洗过澡。
铁锤微微睁开眼看了看认真的帮自己洗澡的王大锤的脸,原本被扎起的金发掉了几丝垂在脸颊,嘴角却一如既往的带着微笑。
“喵……”
虽然跟主人没法比,但是现在的房东还算……合格吧。


14. 湿淋淋的小洛基♪
洗澡无论对于王大锤还是铁锤来说都是享受——当然,作为一只天生就对水没什么好感的猫来说,爱上洗澡这个概念是来到王大锤的家后才形成的。
至于王大锤嘛,除了第一次帮铁锤洗澡结果变成了人猫攻防战的经历外,后面几次都和谐的让他感动。乖乖的躺在他怀里的猫闭着眼睛任由他折腾,锋利的爪子收了起来,粉嘟嘟的肉球在水里滑动,偶尔从鼻尖哼出几声低不可闻的喵呜,舒服的时候身体会不由自主的颤栗——真是不可思议的美好。
王大锤看着铁锤的眼神温柔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咬着唇跑到他的房间,红着脸递出一张浴巾,语焉不详的要自己帮他洗澡了。
如果当初他没有拒绝就好了,王大锤眼神嘴角的弧度低了下来,手上的动作也顿了顿,随即他拿起放置在旁边的小凳子上的浴巾,将铁锤一整个抱了起来。
“嗯?干净了吗?”
王大锤坐在地板上,将铁锤直接捞进自己怀里,也不管水珠是不是会打湿自己的衣服,一边擦着黑猫身上的水一边带着笑意的问道。
“一点一点擦干净♪爱洗澡的小宝贝♪”
王大锤丝毫不在意铁锤在听到他的问话后丢过来的两枚白眼,一边哼着不成调的歌曲,一边用毛巾一点一点仔细的擦干黑猫身上的水。
“湿淋淋的小洛基……小……”
他继续哼着调子,声音却在唱到下一句的时候低了下来,连带着手上的动作也一起停下——就如同刚才一样。但这一次,王大锤似乎陷入了更深的过去,眼神没有聚焦的看着怀里的猫,一直到仍然湿透的猫被冷的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才回过神来。
“啊……哦……抱歉,铁锤。”王大锤有些手忙脚乱的用毛巾裹住了被冷的有些发抖的猫,将它更深的搂进怀里试图用体温让铁锤感觉好一点。王大锤在感觉铁锤没有颤抖的那么厉害后,才站起来将猫放到了柜子上,打开了插好电的吹风机。
“感觉好点了吗?抱歉,我刚才……刚才在想点事。”王大锤用手梳理着铁锤的毛发,声音低低的解释到。趴在橱柜上的铁锤感受到温暖的风一点一点梳开自己的毛发,偏过头去什么也没做,而王大锤也只是沉默的帮铁锤吹干打湿的毛发,也不打算进一步说些什么。
只有吹风机呼呼地响着。

评论(6)
热度(17)

© Miracle鸦呀呀呀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