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鸦呀呀呀呀

丢脑洞的地方 请自便
拥护大团圆结局的悲观主义者


存粮不老歌:http://bulaoge.net/?lovsuffering

可以的话,请和我说句话吧?

【美国队长】【盾冬】圣诞快乐

背景在二战 阿登战役前夕 
其中很多设定都是我胡诌的 不要当真orz
送给我家澈大官人w
真的写的很渣啊orz



罗杰斯一直以为,巴恩斯只是他的副官而已。属于他一个人的士兵——罗杰斯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他却忘记了,巴恩斯属于他的时候,他却属于国家。
他也许不太理的请这关系,但巴恩斯却很清楚。


“明天就是二十五号了,”塞勒斯的冬天很冷,以至于罗杰斯从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在空气里凝结成白雾“圣诞节。”
“所以呢?”坐在火堆旁的巴恩斯嗤笑了一声,“你还指望在这种鬼地方收到一份装在红袜子里的圣诞礼物吗?得了吧,Steve,圣诞老人不喜欢战场。”
“这还真是遗憾,”罗杰斯被巴恩斯的一番话打击的有些无趣,他低下头嘀咕了一句,声音小的只有他自己能听见“那你总该对我说句圣诞快乐吧。”
“那么明年,”片刻的沉默之后,罗杰斯突然抬起了头,火红色的火焰照在他的脸上,鲜艳的有些不可思议,“我们会在温暖的屋子里交换礼物的。”
巴恩斯挑了挑眉,再没有接下一句。
柴火在火焰里噼啪的燃烧着,崩裂的火星时不时的跳跃在一片的寂静的空气里,罗杰斯突然对这样的沉默感到烦躁,他有些局促的转过头打量一半脸都隐藏在黑暗里的巴恩斯,抿了抿嘴,“Bucky,你明天……”
“服从命令,完成任务,”巴恩斯突然站了起来,他冲着队长露出一个笑容,打断了对方小心翼翼的对话,“我可是战士,队长,不是你护在翅膀下的小鸡崽。”
罗杰斯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低下头不说话了。
然后,是和黑夜一样漫长的宁静。



巴恩斯

“巴恩斯中士,你是否愿意接过神风营的领导任务,接下那些无法公诸于世的任务。”
“是的,我愿意。”
“你是否愿意一辈子隐藏在黑暗里,随时为任务的需要牺牲。”
“是的,我愿意。”
“你是否愿意成为美国队长的影子,以生命和荣誉维护他的形象。”
“是的,我愿意。”
“巴恩斯中士,希望你能记住今天的话。”


罗杰斯

“我要求巴恩斯中士和我一起行动,”罗杰斯把手拍到将军的面前的文件上的时候,木质的桌子抖了抖. 
“巴恩斯中士有别的任务,”弗朗将军是个不言苟笑的人,他抬起头来对上队长有些愤怒的面容,用毫无起伏的语调说到,“你有足够的人手了,罗杰斯队长。”
“我以为他是我的人,”罗杰斯在对方的视线下收回了手,“从我的队伍里随意调走我的人,将军,你至少需要过问我的意思。”
“你也说了,那是你以为。”冷面的将军从来不是一个好的谈话对象,“而这里是部队,我是你的长官,我有权利从你那里调走任何一个我需要的士兵,你对此有任何意见吗?罗杰斯队长。”
罗杰斯的目光在对方面无表情收起了即将说出口的话。
“没有,长官。”
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句话的罗杰斯,僵硬的转过身,掀开帘子离开了。


巴恩斯

潜入任务进行的很顺利——在这种两军混战的时候,斩首任务往往是最容易执行的。
从第一次拿着刀的颤抖,到现在一刀抹断对方大动脉的冷静,巴恩斯自己也说不清他到底经历些什么。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他唯一能为罗杰斯做的了。
虽然他很确定,这一定不是对方想他做的。
巴恩斯清理干净喷溅出来的血液,将对方的尸体稳固在凳子上,做出低头看书的伪装,冲着潜伏在周围队员比了比手势,准备撤退。
他们穿着德军的制服,光明正大的从对方的阵营走出来,旁边擅长德语的属下虎着脸甚至冲着守营的士兵训话,让对方不要去打扰将军思考。
巴恩斯面无表情的带着队友离开。
他们开着摩托车来到了最开始根据地,那几具赤裸裸的德军尸体早已在寒风中冻的苍白,裸露在泥雪混杂的地上,透露出渗人的美丽。
他们迅速的换下了德军的制服,正打算沿着最初的路线返回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嘈杂的德语。
“谁他妈看见那几个混蛋了?!”
“摩托车的印记往这边!”
几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立刻往着枯树林的方向的跑去,奔跑中巴恩斯对着身边的队友打手势:按照D计划执行。
说实话,D计划并不是最安全的——它甚至可以说是最不靠谱的后备计划。在规划这几条撤退线路的时候,这条紧靠雷区的撤退线路仅仅是因为路途较近而被列为考虑,然而对于巴恩斯来说——
“明天就是二十五好了,圣诞节。”
“那你总该对我说句圣诞快乐吧。”
这一句话足够他冒所有的险,拼命赶回去。
靠近雷区的时候,对方的追赶力量也弱了下来,大概是不相信对方会这么找死的往这个方向跑,所以巴恩斯几个人倒也算顺利的按照规定的路线行进着。
就算事先有地图,沿着雷区走也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一行人的步伐迫不得已的慢了下来。他们顶着寒风和暴雪一点一点缓慢的跨域这片死亡区域,也许真是圣诞节的缘故,竟然真的让这群疯子安全的跨过了。
看着地图上标识着雷区的区域划过,巴恩斯深吸了口气。
他向前走了一步,然后是突然的轰鸣声和身后队友的叫声,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飞起了起来,小腿和左臂穿来几乎麻木的疼痛。
糟糕,好像来不及说圣诞快乐了。
巴恩斯的脑子里闪过最后一个念头,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罗杰斯

“第五小队呢?!”罗杰斯揪着士兵的领子直接把对方拎了起来,“带队的巴恩斯中士呢?!”
“在,在,在伤兵营里……”脚不着地的士兵被盛怒的美国队长吓的脸色煞白,结结巴巴的回答对方的问题,“撤退的时候我们遇到了雷区,中士被波及到了,但伤势并不是很严重,我们立刻将他送了回来。”
听到这里,罗杰斯立刻丢开那个战战兢兢的打着摆子说话的士兵,用他惊人的速度冲着伤兵营跑去。
罗杰斯冲进伤兵营的时候,巴恩斯正坐在担架上接受军医的包扎。他的左臂上缠着厚厚的绷带却依然可以看见鲜血侵染,队医正蹲着处理他脚上可怖的伤口。
“嘿,愁眉苦脸的做什么,过来。”罗杰斯一进帐篷,对方就发现了他。巴恩斯拖着血淋淋的小腿艰难的冲着罗杰斯招了招手,在对方缓缓靠近后咧着嘴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圣诞快乐,Steve。”

评论(1)
热度(15)

© Miracle鸦呀呀呀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