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鸦呀呀呀呀

丢脑洞的地方 请自便
拥护大团圆结局的悲观主义者


存粮不老歌:http://bulaoge.net/?lovsuffering

可以的话,请和我说句话吧?

【雷神】【锤基】【PWP】主动

在洛基整个人像蛇一样的缠上来的时候,索尔的大脑还处于当机状态,但他在洛基毫无章法的贴着他的身体起舞的时候,索尔的下身依然不可抑制的火热了起来——其实这不能怪他,忍谁在看到自家向来冷漠矜持的爱人突然变得热情如火,第一反应都是直接推到来一发而不是把对方送到医院去——假如阿斯加德有这玩意的话。
至于后果,哦,索尔享受的半眯着眼看着洛基胡乱的撕着他的衣服,毫不负责的想,那就等它来的时候再说吧。
“索尔……”洛基的手无力的扣着索尔的衣甲,这身几乎可以用无坚不摧的战甲可不是现在明显不在状态的邪神能够解决的了的,几番努力都没有取得成果之后,洛基把头埋在了索尔的脖颈间,拖长了声音叫着对方的名字。
被甜腻的尾音挑拨的几乎整个人都快烧起来的索尔一瞬间失去了呼吸,等到他再一次找回意识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浑身赤裸的拥在了一起。洛基半眯着翠绿的眼睛躺在他身下,微张的双唇轻轻的张合着,吐出甜蜜的喘息,像是对索尔突然停下的动作表示不满,整个人再一次毫无掩饰的贴了上来,挺动着腰让两人亲密无间的贴在一起的胯部摩擦了起来。
“该死!”
被反常的洛基挑逗的发疯的索尔完全的将他所剩不多的理智和散落的衣服一起丢下了床,他像一头被挑战了地位的雄狮一样发出了不满的怒吼,把洛基肆意点火的双手牢牢的束缚在了头顶,拉扯着对方黑色的头发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唇舌粗鲁的啃咬着不断滑动的喉结,逼着对方发出讨饶般的哀鸣。
“呜……索尔……啊……”
和往日的隐忍比起来,今晚的洛基变得敏感异常,仅仅是这样的动作便让他丢盔弃甲的讨饶,然而被欲火夺取了全部理智的索尔对此充耳不闻,或者说,这样脆弱的声音如同一桶热油,让他整个人更加火热的燃烧了起来——
丝毫没有耐心的索尔将弟弟的双腿架到了肩上,柔韧性极好的邪神轻而易举的完成了这个动作,他甚至得寸进尺的用双腿盘住了索尔的脖子,光滑的脚掌催促般的摩擦着金毛狮子的后背。索尔警告般的拍了拍洛基被他高高抬起的臀部,清脆的声响和刺痛感同时刺激了两个人的感官,在洛基更加激烈的扭动中,索尔毫不犹豫的掰开了对方的唇瓣,用唇舌膜拜般的吻了上去。
“啊————!!”
在湿热的触感填满他的一瞬间,洛基从喉间发出了急促的尖叫,随着对方更加深入舔弄的舌头,他扭动着发出了啜泣般的呻吟。索尔毫无障碍的用舌头操开了自家弟弟的后穴,热情的肉壁不断贴着他的舌头打着招呼,亲密而甜蜜的收缩着,唾液和舌头的动作让原本就湿淋淋的后穴变得更加狼藉,就在索尔试图用牙齿啃咬敏感的臀肉的时候,洛基已经尖叫的将精液射到了对方金色的头顶。
“呼……呼……”
射精之后的洛基无力的躺在枕头上喘息着,原本近乎翠绿的双眼逐渐沉静了下来,恢复到了索尔最熟悉的祖母绿——那种看着就可以把你的灵魂夺走的绿色。索尔从臀间抬起头,将对方无力的垂在他肩上的腿放下,凑近洛基仍然失神的脸,低下头擒住了微张的双唇。一时间,奇异的味道充斥了洛基的口腔,黏糊糊的舌头粗暴的在邪神的口里扫荡,像是巡视自己领地的猛兽,奇怪的是,有着轻微洁癖的王子殿下并没有将身上的人推开,他甚至配合的伸出舌与对方忘情的纠缠了起来,原本被捆绑在床头的手不知何时逃出了束缚,缠上了索尔的脖子。
“哈……还好吗?”
结束了这个过分亲热的吻,呼吸不稳的索尔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亲吻着对方的耳侧,声音低哑的问道。
“唔……嗯。”
同样大力喘着气的洛基却显得有些疲惫,好像刚才交缠耗去了他几乎全部的精力,他微眯着双眼享受着对方羽毛般的吻,从喉管吐出的字句轻柔的让人几乎听不清。
索尔弯下腰将一个吻珍重的落在了洛基微微凸起的小腹,“没想到这次会是这样的反应……真是精力充沛的小家伙。”说到这里,索尔的声音几乎带上了明显的笑意。
洛基懒得跟身上的大家伙争辩,他抬起眼眸扫了一眼温柔的啄吻他的小腹的男人便闭上眼进入了黑甜——如索尔所说,这次寄生在他身体里的小家伙的确精力过剩,他为此不得不付出好几倍的力气配合他,而现在他真的累了。
“晚安,bro,”索尔直起腰在洛基安睡的额头落下了一个吻,捡起地上的被子重新盖在了对方身上,而自己则有些无奈的下了床。他看着自己胯间高高挺立的火热,又看了看整个人都陷在大床里的洛基,心甘情愿的走进了浴室。

嗯,再等等,再等等……

评论
热度(8)

© Miracle鸦呀呀呀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