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鸦呀呀呀呀

丢脑洞的地方 请自便
拥护大团圆结局的悲观主义者


存粮不老歌:http://bulaoge.net/?lovsuffering

可以的话,请和我说句话吧?

【雷神】【锤基】斧头帮之阿斯加德永不眠

“劳非先生,”坐在沙发上,整个人臃肿的挤成一团的老头冲着他对面一直微笑着的男人说道,“你还打算继续绕圈子吗?”粗胖的手指敲击着桃木的桌面,他努力的牵扯着脸上的肥肉露出一个夸张的笑容,“毕竟,”手指与桌面的击打声突然消失,原本恭敬的站在两人周围的侍从猛地掏出手枪指向了从容的低着头喝茶的男人,“我想你已经弄明白的——这可是我的地盘!”
“我的确不太明白,”被称为劳菲的男人摇了摇头,像是根本没注意到周围几把黑洞洞的枪口,他端着手里的茶杯,优雅的冲着对面的人举了举,“森特老爷,你难道不是来请我喝茶的吗?”这样说着,他再次将茶杯送到面前抿了一口,“不得不说,虽然你是个品味糟糕透顶的暴发户,但茶叶的确选的不错。”
“你!”被男人彻底激怒的森特涨红了了脸,他愤怒的挥舞着自己短粗的手臂,嘴里发出公鸭一般难听的叫声:“杀了他!给我杀了他!!!快……!你在干什么?!”
然而正当他趾高气昂的下达着命令的时候,一直背对着他站着的某位侍从突然开枪打中了另一位的腿,同时在踢飞了他身边的一个人之后,迅速的冲到了森特的面前,把原本给他安全感的枪就这样直直的抵住了他自己的太阳穴。
“嘘,森特老爷,”一直静静的坐在位置上喝茶的男人抬起了头,绿色的双眼闪烁着愉快的光芒,“午茶时间,需要安静。”紧接着,他又微微歪着头看向了几息之间就完全翻转局面的男人,“你说是吧,索尔?”
“废话别太多,洛基。”金发的男人虽然口中是这么说着,嘴角却扬起了笑容,“
说说看吧,森特'老爷',抢了我奥丁森家两条街,你打算怎么还?”
“别太客气,索尔,”一直事不关己的喝着茶的男人微笑着抬起了头,“请我喝这么好的茶,还派出这么多人欢迎我们,森特老爷可是很大方的。”
“那么,”迈着步子走到了冒着冷汗不停颤抖的森特面前,索尔已经把枪收回了腰间,手上把玩着一把小巧的匕首,锋利的刀刃闪烁着锐利的光芒,“两根手指怎么样?”
“啊——!!!!!”
“啧。”对着被溅到杯子里的血滴皱起了眉头,黑发的男人有些不悦的把茶杯扔到了面前打滚哭号的人身上,滚烫的茶水洒了对方一身,被烫到的皮肤瞬间浮现了一片红肿,和着喷涌而出的鲜血一起染红了米白色的毛绒地毯。


“你今天不该亲自来的。”
“那你为什么要来?这种小事根本不需要你出手。”
“我们不一样,索尔。”
“有什么不一样?”
“……”
你是奥丁森家的未来,而我什么都不是,我愚蠢的哥哥。



这篇真是纯恶搞233333

不会有后续了 认真的

评论
热度(3)

© Miracle鸦呀呀呀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