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鸦呀呀呀呀

丢脑洞的地方 请自便
拥护大团圆结局的悲观主义者


存粮不老歌:http://bulaoge.net/?lovsuffering

可以的话,请和我说句话吧?

【TSN】【ME】Mark的小秘密

Mark Zuckerberg被"邀请"–––或者说半强迫–––出席了一个会议。发起人是美利坚合众国信息资源部部长,邀请函上的签字是总统亲笔。
当然,这样的会议在业内并不是稀罕事,早在几年前,谷歌总裁,雅虎CEO等一系列美国互联网公司的大老板们都接到过类似的邀请函,与会内容也大同小异,无非都是一些不便于向普通民众透露的美国互联网安全细节,需要几位大佬在一定范围内给予一定程度的配合–––这是惯例,成立五年拥有一亿用户的Facebook自然也不例外。
但是很不凑巧,就在这封邀请信被送到FB总部的十分钟后,马克•超强生命力•红牛超人•扎克伯格就病倒了,于是作为FB的大股东和财务总监以及Mark S Zuckerberg的法定伴侣,Eduardo Z Saverin先生不得不临危受命,翻出他压箱底的三件套和酒红色的领带赴约了。

"Mark,"Eduardo有些无奈的站在FB真正的Boss面前,晃了晃手上的白色信封,"你确定不去?"
"我生病了,"被称为Mark的男人头也不抬的说到,削瘦的双手飞快的在键盘上起舞,"流感,肺炎,重感冒,见了总统就会死–––什么都好,反正我没法出门。"
"嘿!"听到这一堆款七八糟的词汇,Eduardo忍不住拔高了声音,但却在看到Mark乱糟糟的头顶后将下面的话咽了下去。嘴张张合合好几次,最后只能无奈的叹息到"好吧,我知道了。"
"那么我走了,祝你「早日康复」"临走前,仍有点不是滋味的Eduardo拉着门冲着一直俯首于屏幕前人挑了挑眉,语气上挑的说到。
"放心,"一直专注于屏幕的Mark终于飞快的抬了抬头,用和动作一样迅速的声音说到,"等你回来我就好了。"
Eduardo有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转过身把门关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Mark这家伙,还真是十年如一日。


刚到达了会场,一群黑衣人就迎了上来,为首的话那个人向Eduardo索取了邀请函看了看,转过头冲着后方说了句什么,立刻就有人站出来对着Eduardo伸出了手:"抱歉先生,例行检查。"
Eduardo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反正这样的检查他经历过无数次。前面的检查都很顺利,但就当最后,那个穿着制服的高大白人拿着一个黑漆漆的匣子走近他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嘀嘀嘀嘀嘀!"
大概还有十米左右,黑匣子突然响了起来,旁边原本一直面无表情装雕像的警卫立刻掏出枪来指向了一脸迷茫的Eduardo。
"那是什么?!"
"反监听器,先生。请把你身上所有的录音设备交出来,这次会议不允许有任何纪录。"




晚上十二点,Eduardo还没有回家。一直坐着电脑前的Mark被胃部传来的疼痛的拉回现实,他皱着眉捂住了阵阵抽疼的胃,目光又一次扫向旁边整整齐齐的摆着的三瓶红牛空罐子–––自从上次因为长时间熬夜进了医院后,Wardo严格限制了他每天的红牛摄入量,"这样的事情我不想再有下一次,明白吗?"–––面对从新加坡回来后就再没有板过脸的Wardo的黑脸,再低情商的总裁也感受到了本能传来的寒意,于是难得乖巧的像个小动物一样,Mark点了点头,任由Wardo给他心爱的红牛编上了号–––如果我发现少了哪个号,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对吧?Mark?

当然,Eduardo回来之后,Mark也不再需要那么多红牛来麻痹自己的神经,逃避无尽的黑暗。他甚至变的期待每天定时新鲜的饭菜,温暖舒适的大床以及温柔体贴的爱人–––但绝不包括今天的情况,彻夜不归的爱人!
"Shit!"疼的整个人都蜷缩起来的Mark愤愤的骂了一句,再次不抱希望的摆弄起电脑里连接着Wardo身上所有窃听器和摄像头的软件,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再次连接上。就当被焦虑和疼痛一起折磨的快疯了的时候,楼下突然传出来了沉重的关门声'

"Wardo!"听到声音的Mark兴奋的站了起来,他直接从屋子里冲了出去,一直到了大门口才发现提着一带东西的爱人有些不太对。
没有拥抱,没有问好,就连一个微笑都没有。
Mark原本急促的步伐慢了下来,一阵寒意涌上他的身体,让他整个人不由自在的打了个寒战。
"Mark Zuckerberg,"Eduardo拿出了他在谈判桌上常用的那副表情,语气低沉而愤怒"能请万能的电脑天才屈尊为我解释一下,这些都他妈的是什么玩意?又他妈的怎么会出现在我身上–––你的礼物里?!"
这么说着,他将袋子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倒在了两个人之间。
"……"Mark心虚的低下头看了看这堆他熟悉到不行的东西–––卡地亚的石英表,Wardo去年的生日礼物,表盘上的钻石被他改造成了窃听器;毕加索的全球限量版金笔,两人的周年纪念日礼物,鼻笔帽上的红钻其实是一个微型摄像头……都是他有意无意送给Wardo的礼物,也都是他有意无意改造的窃听装备。
"Mr.Zuckerberg,伟大的FB总裁,自诩无所不知的您面对这么简单的问题,不会不知道吧?"面对Mark的沉默,Eduardo一点也不打算就这么揭过。他抬起下巴看着对方,从来没有过的冰冷语气让Mark一阵晕眩–––就好像回到了五年前的那个时候,两个人隔着一张谈判桌,毫不留情的用语言伤害彼此,直到一方远走。
想到这里,Mark整个人仿佛置身在冷水里,而一直被忽视的胃疼也突然袭了上来,他捂着胃,直接在Eduardo的眼前倒下。
"……Wardo……我胃好疼……"
"Mark?!"
"我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Wardo……"
"Fuck!给我去床上躺着,你他妈不知道喝点热水吗?药呢?!"

十分钟后,Eduardo端着一碗燕麦粥走进了卧室,面无表情的神色让原本就心情忐忑的Mark整个人都颤了一下。
Eduardo把碗重重色的放在了床头柜上,勺子被塞进了坐在床上的Mark的手里,他还着双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用头示意对方快点吃。
Mark端起了碗,在对方的视线里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oh god!以前犯病的时候Wardo是会一勺一勺的喂给我的!

三十分钟后,就算再不情愿,那碗本就不多的粥见了底。Eduardo从对方手里接过空碗放在了一边,带着一张看不出心情的脸,直接坐到了Mark对面。
"好吧,现在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想你,"像个最错了事的孩子一样,Mark低下了头嗫嚅到"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我想你一直对着我笑的样子,我想你无意识队的念叨我的名字的样子,我想你眼里只有我的样子,我想你闭上眼睛接吻的样子,我想你亲吻左手无名指的样子,我想你说喜欢我,说原谅我,说爱我的样子–––我做梦都在想你,Wardo,我想你想的快发疯了。"
面对对方机关枪一样吐出的词句,Eduardo愣住了。这些云朵一样柔软的告白居然来自Mark Zuckberberg,这个公认的nerd口中?虽然被这样一种毫不浪漫方式演绎出,但Eduardo觉得有什么东西从心脏的位置喷涌而出,直直的哽在他的喉间,让他只能无力的张合双唇,却连一句像样的句子都没法说出口。
他一向精明的脑子里现在只剩下了三个字:我想你。
低着头的Mark并没有注意到爱人的反常,相反,无尽的沉默让他更加惶恐。像被从头灌了一桶冰水一样,Mark摇着头继续语无伦次的坦白,他的语速一如既往的飞快,但声音却带着一丝颤抖。
"我知道这么做是犯法的,好吧,也许还很傻–––但我控制不了我自己。Wardo,我害怕有一天你又会丢下我一个人跑到新加坡,中国,印度–––任何我找不到你的地方,我甚至去黑了颗卫星–––别离开我,Wardo,求你了。"
听到这里,Eduardo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步把低垂着头的小动物一把搂进了怀里,用轻柔缺哽咽的声音在对方耳边低吟:"……我不会离开的,别担心,Mark,只要你不开口,我永远不会主动离开。"
"你会永远在我身边是吗?"
"是的。"
"我可以继续监视你吗?"
"……我们可以换个方式,Mark。"
"我觉得这样就很棒,我还有我们全部的性爱纪录,我甚至还选出了十佳,不过我觉得不太公平,毕竟你也是参与人之一,也许我们可以重新投个票,不记名的那种?"
"……给我全部删掉!立刻!马上!"

评论(18)
热度(32)

© Miracle鸦呀呀呀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