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cle鸦呀呀呀呀

丢脑洞的地方 请自便
拥护大团圆结局的悲观主义者


存粮不老歌:http://bulaoge.net/?lovsuffering

可以的话,请和我说句话吧?

【美国队长】【盾冬盾】回归

我也不知道漫威要把这个设定加在哪个时间线里面 于是就挑一个我觉得最虐的吧
时间线设定:漫画版内战后罗杰斯复活 巴基交还美国队长的身份 罗杰斯第二次担任美国队长期间失去血清能力迅速衰老



God grant you find another who will love you
As tenderly and truthfully as I.

愿上帝祝你找到另外一个人
爱你如我




巴恩斯从窗子翻进病房的时候,人群已经散了。
就算是在担任了美国队长后的数年,巴恩斯依然不太适应和那些人热闹的聚在一起。也许他依然矛盾于自己的身份和过往——他可以和对方背对背的在埋伏圈前进,也可以带头执行最危险的任务——但在巴恩斯的内心深处,他将此视为赎罪和某个人的托付。
第一次,他们同时在无尽的白雪里松开了彼此的手,悔恨和痛苦同时写满了两个人的心;
第二次,他从斯塔克的手里接过了星盾和信,被它们以无法挣脱的方式牢牢捆住,顶替对方站到那个位置,以他最不擅长的方式笨拙的模仿那个人战斗的姿势;
然后,他将要第三次失去对方了——也是最后一次,看着那个金发的蠢货以他无法抗拒的方式,残忍而缓慢的离开。

巴恩斯面无表情的从窗边走到床前,他并没有屏住呼吸也没有放轻脚步,在寂静的加护病房里造成了不小的动静,然后静悄悄的蜷缩在病床上的人却没有任何反应。他依然紧紧的闭着皱巴巴的眼皮,沉重的呼吸勉强维持在氧气罩里,任由床边的心电图一下一下描述出自己微弱的生命力。
这是罗杰斯吗?
巴恩斯突然不太确定了,他怀疑自己走错了病房或者干脆搞错了医院。在他的记忆里,斯蒂夫罗杰斯,无论是否注射过血清,都是那个目光坚定,意志沉稳的挚友,比起他身体上的变化,他的灵魂从一开始到最后却令人惊异的一致——战争,鲜血和背叛都没有令它暗淡,胜利,名誉和追捧也没有让它膨胀,斯蒂夫罗杰斯的灵魂如他的双眼一样,始终透亮。
但绝对不该是这样,虚弱无力的蜷缩在加护病房,像个毫无灵魂的尸体一样被人摆弄,在科技的帮助下苟且偷生——
“Steve。”巴恩斯轻轻的喊了一声,但是对方没有反应,于是他低沉的重复了一遍,“Steve。”
两声呼唤之后,罗杰斯插着输液管的手指颤巍巍的动了一下,但他依然没能睁开眼睛,巴恩斯有些犹豫的伸出左手,却在触摸到对方起着干皮的手背前一秒换成了温暖的右手。
两只手交握的一瞬间,巴恩斯心里涌出一阵复杂的情绪。他感受不到这双手里流动的生命力,他握着罗杰斯的手,却像是拿着一截木头。
就这样沉默了良久之后,巴恩斯突然开口了。
“他们提议让我再一次接过你的位置,我拒绝了。”巴恩斯感觉到对方一点一点艰难的扣住了他的手,继续说道,“我告诉弗瑞我想退休了。”
说道这里,他抿了抿唇,像是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短暂的沉默之后,巴恩斯的声音变得更加低沉,“我不知道该去哪,但至少不该是这里。”
罗杰斯的氧气罩被他喘出的呼吸浮上了一层白雾,他无力的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糟糕的身体状况限制了他的发声,于是他只好微微放开两人相握的手,伸出食指在巴恩斯的手心慢慢画到:
【Go home】
巴恩斯低下头看着那根满是皱纹的手指,什么话也没有说。
罗杰斯透过浑浊的眼球勉强看见身前那个熟悉的影子——他的视线里全是黑色的线条和白色的光斑,每眨一下眼睛就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但就算是这样,他依然能够感受到笼罩在那个人身上的阴郁的气息。不再犹豫,罗杰斯拼命的指使着身体里被各种药品催发出的最后一点生命力,努力的张合着干瘪的嘴唇,试图发出一点声音。
“B……Bu……Bucky……”终于,罗杰斯的声音从干涩的喉管一点点的挤出来,每一次发声都仿佛要让他的肺部烧起来一样痛苦,
“别……顾虑…太多……”
“我……很……后悔……写下……那封信……”
“我原本……以为……那样的安排……可以让你……不那么……寂寞……但……我……忘记了……你……不……喜欢……这样……”
“做你……想做的……就好……”
一滴水珠忽然随着最后一句话落到了罗杰斯的掌心,然后是雨珠一般的一串又一串。
罗杰斯安静的躺在床上,感受着另外一个人毫无声音的哭泣。他皱了皱鼻子,突然有点庆幸自己连流泪的力气都没有了——至少最后还能在巴恩斯面前维持一点尊严。

一个月后,巴恩斯从弗瑞那里领走了罗杰斯的骨灰,回到了布鲁克林。
他买下了一块地,修了一座白顶红墙的木屋。
然后,再没有人听说过冬日战士和美国队长的故事。

评论
热度(13)

© Miracle鸦呀呀呀呀 | Powered by LOFTER